史蒂芬·史匹柏談新片《間諜橋》:「拍攝的電影最後都會變成私人的事。」

0

史蒂芬·史匹柏終於出新片了!這一次他仍然將目光看向冷戰時期。在拍攝冷戰新片《間諜橋》時,演員馬克·勞倫斯曾在一個清晨去找導演史蒂芬·史匹柏,當時這位大導演剛剛經歷辛苦的工作,徹夜未眠。有一天,勞倫斯終於按耐不住詢問這位奧斯卡傳奇導演失眠的原因,史蒂芬·史匹柏回答:「因為我還沒想好這部電影到底是關於什麼?」

大導演也有手足無措的時刻?!

他當然知道這部電影要講什麼,畢竟他是史蒂芬·史匹柏啊!而在馬克·勞倫斯,這位因在 PBS 力作《狼廳》表現出色而被提名艾美獎的演員看來,史蒂芬·史匹柏就像一位古希臘劇作家,「當我們還在沉睡,他的靈魂從未停歇,總是在探尋生命的本質。」

p2263236983

《間諜橋》海報

從影 40 年以來,史蒂芬·史匹柏始終在探索,不僅為觀眾呈現偉大的神話,也帶領觀眾回顧歷史,不管是《法櫃奇兵》的奇妙冒險,兇險的《侏羅紀公園》和《大白鯊》,異想外星人的《E.T.外星人》和《世界大戰》,抑或是講述歷史故事的《搶救雷恩大兵》、《辛德勒的名單》,這些由他拍攝的經典影片陪伴了不少人的成長。

而史蒂芬·史匹柏最近推出的新片《間諜橋》是根據 20世紀五六零年代的真實歷史事件改編。片中,湯姆漢克飾演的男主角詹姆斯·唐納文,是一名出色的律師,他受命為一名蘇聯情報員魯道夫·阿貝爾辯護。儘管當時美蘇關係緊張,紅色威脅論在美國盛行,大眾普遍認為替訓練有素的敵人辯護十分危險,但對於唐納文而言,法律的公平正義才是最重要的。辯護期間,阿貝爾與唐納文更建立了深厚的友誼。

不久後,美軍 U2 高空偵察機在執行機密任務時,不幸被蘇聯軍方擊落,唐納文受中情局聘用擔任該局代表與蘇聯談判,試圖在極渺茫的機會中,與蘇聯談判交涉換囚條件,營救被劫持的偵察機飛行員。

這個故事發生在如此宏大的時代背景之下,而影片只有兩個多小時,很難表現主人公唐納文內心的掙扎。對於史匹柏而言,拍攝這部電影,不免讓他想起早年曾不顧旁人勸說執意要拍片的經歷。

史匹柏說:「當所有人都告訴你不要這麼做時,你仍然堅持聽從自己的內心,這才是最大的考驗,世界上最美妙的事情莫過於證明那些反對你的人都錯了,當然最糟糕的也是你發現其實他們都對了。」

「但不管何種情形、無論對錯,我都遵循本心再做出決定。我不能給別人講一個我自己都不相信的故事。」

1982 年的經典影片《E.T.外星人》是史匹柏面對質疑給出的最好反擊,當時很多工作室都拒絕與他合作,因為「所有人都覺得我們要拍的是一部週六早上放映的卡通片。」他以喬治·盧卡斯舉例,「他拍攝《星際大戰》時經歷過同樣的事,因為所有人都覺得他瘋了才會想拍這樣一部太空片。在聽取他人意見時也要考慮值不值得採納,所有的決定必須從心出發,它就藏在我們的內心等待被挖掘。」

▲《E.T.外星人》經典片段

《間諜橋》中有一幕場景很容易讓人聯想到《E.T.外星人》,當主角唐納文在東柏林等待開會時,兩個孩子踩著腳踏車,穿過長長的走廊去送信;而在《E.T.外星人》中,則出現過一個孩子騎腳踏車載著一位想打電話回家的外星人的場景。對此,史匹柏表示,他無意在電影中讓觀眾聯想到自己過去的作品,相反,他只想透過這個鏡頭表現德國人的效率。

劇中的另一名演員艾美萊恩也被 史匹柏獨具匠心的呈現所打動。他回憶道,電影中,這起間諜審理案件鬧得沸沸揚揚,唐納文和家人對此都憂慮萬分,有一幕是唐納文衝出大樓,記者閃光燈此起彼落的情境,拍攝這一鏡頭時,史匹柏將攝影機放在地上,用來凸出被踩得碎了一地的玻璃,同時也表現對當時混亂時事的隱喻。

p2273141781

《間諜橋》劇照

在萊恩眼中,史匹柏對拍電影總是顯得很興奮,「有時候覺得他就像是一個 9 歲的小男孩在自家院子拍電影,說故事的熱情在他身上從未減退。」

史匹柏也承認,對他而言,他拍攝的每一部電影最後都會變成非常私人的事情,《間諜橋》也是在類似的契機下開拍,因為他正是在冷戰時期的辛辛那提長大,在他兒時的日常生活中,聽到空襲警報馬上找掩護幾乎成為一種本能。

我們也能在《間諜橋》中看到史匹柏本人的影子,片中有一段主角的兒子將浴缸放滿水,以防在戰爭爆發時沒水喝的情節。事實上,這一橋段也正是 15 歲的史匹柏曾做過的事,1962年的古巴飛彈危機,讓當時的他感到世界末日馬上要來臨,趕緊把家裡 2 個浴缸、4個水槽和 1 個橡膠游泳池都儲滿了水。

年幼的史匹柏憂慮的另一件事,是他的曾祖父、母和祖父、母都是來自俄羅斯和烏克蘭的猶太人,他害怕別人聽到他們用俄語和意第緒語交談後,把他們交給FBI。

「我那時候總在想,會不會有不速之客來敲門?那是不是史匹柏一家的終結?」

cf7681827085666e48313b890d7729ed

史蒂芬史匹柏(左2)和家人

史匹柏家族當然沒有終結,相反地不斷茁壯,最近這位大導演的第 7 個小孩,18歲的女兒剛剛上了大學。因此,他得以將自己空出來的時間和創意,都投入到電影工作中,他不僅在最近推出《間諜橋》,還正在籌備兒童故事《吹夢巨人》(The BFG)的改編作業中。

史匹柏說:「這是調適家庭空巢期的一種方式,我用電影填滿我的生活。」雖然早已到了退休的年紀,但他認為不工作比工作更耗費精力。這也許正是這位傳奇導演的偉大之處,從影多年不為聲名利益所累,仍能保持對電影天真的想像和純粹的熱愛。

對他來說,他用電影填滿自己的生活,對影迷而言,他用電影豐富我們的生活。我們當然有理由期待這部《間諜橋》,最起碼能在電影中看到他童年的影子嘛。

資料來源/

Spielburg chats up ‘Bridge of Spies’



電影是一個由眾多人一起合力完成的夢想,需要攝影、編劇、製片、導演、燈光、場記、配樂、剪接……。然而,拍出好作品之後,才是另一項挑戰、也是目前許多電影人的困擾:如何把好的作品推到大眾面前。

在這次「基礎知能課程」中,我們誠摯地邀請電影及新媒體從業人員,一起透過兩天的扎實課程,了解新工具、學會新工具,甚至,一起來想想「是否在製作前就可以加入新的工具思維?」幫助電影產業更往上一層。

關於作者

harpsichord

keep calm & carry 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