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實事件改編的恐怖片(四)】愛你就是跟你一起殺人,震驚全美的芳心殺手!

0

文/龍貓大王

如果說,「沒有人是一座孤島」,那報紙上的徵婚廣告,就是對這句話最大的諷刺。每一則徵婚或徵友廣告,都是一顆芳心求愛的吶喊。但對雷蒙與瑪莎這一對惡名昭彰的「芳心殺手」來說,徵婚廣告不但能騙妳的錢,還會要妳的命。

蜜月殺手

徵婚廣告可能會要了妳的命!

瑪莎貝克(Martha Jule Beck),1920 年生,由於天生腺體疾病,導致生理快速早熟,才十歲就出現第二性徵,更讓她這輩子都有過重的問題。除了身體引發的外界霸凌之外,她在家裡也飽受親人的虐待,甚至被親兄弟性侵,母親得知後,反而是用辱罵與鞭打來安慰她,不正常的家庭養成了她自小以來的自卑、怯弱性格

即便這世界不公平,她仍以第一名的成績從護理學校畢業。可是並非只有校園會霸凌過胖的孩子,當地的醫院因為她的外表而不錄取她,最終這位護校第一名應徵到的工作竟然不是救人,而是處理死人。她負責殯儀館裡女性屍體下葬前的清理工作,而這個冰冷寂靜的工作環境,反而讓她感覺比家裡更溫暖、屍體比活人對她更友善,生無可戀、死亦何哀,又有誰在乎過瑪莎?

Original Caption: Lovelorn Preying Couple Face New York Trial. Grand Rapids, Michigan: Mrs. Martha Beck (left) and her partner in crime, Raymond Fernandez bear the same deadpan expressions they have maintained throughout questioning on the "lonely hearts' slayings of a suburban Grand Rapids widow and her daughter and the bludgeon-strangling murder of a New York widow. Mrs. Beck and Fernandez are to lose the sanctuary of Michigan where there is no capital punishment, to face death in New York in the electric chair. According to Nassau County district attorney Gehrig, he will start extradition proceedings to bring the couple to New York to stand trial for the slaying of Mrs. Janet Fay, Albany widow, in Valley Stream, L.I, on January 4.

瑪莎貝克(Martha Jule Beck)

如果說瑪莎的青少年時期是一片濕冷闇黑,雷蒙費南德茲(Raymond Martinez Fernandez)就是一片陽光燦爛。西班牙裔的他 1914 年出生於夏威夷,隨後舉家搬至美國,18 歲時他決定自己搬回老家鄉西班牙的叔叔家工作。在耀眼的西國陽光下,這個生來孱弱的少年逐漸長成健壯的青年,拉丁風情的耳濡目染,更讓他學會溫柔口調、紳士舉動以及迷死人的笑容,幾年間就娶妻成家立業,是當地的萬人迷。

1942 年是瑪莎生命中的大轉折,她終於擺脫控制狂母親搬到加州去,在軍醫院找到護士工作,晚上就泡在阿兵哥愛去的酒吧。這是個嶄新的世界,只想放鬆縱慾的軍人們,讓她嘗到了被奉承的滋味。但一夜春風的代價很大,她懷孕了,而孩子的父親是個不想負責任的士兵。她只好離開工作,挺著大肚子再度回到孤獨的家鄉。瑪莎甚至謊稱自己是因為結婚懷孕,老公派駐海外,後來又自己發假電報,謊報不曾存在的老公已戰死沙場,讓她變成一個可憐的寡婦。

生下孩子後不久,她認識一位計程車司機,又再度懷孕。也許是為了補償,這個司機與瑪莎結了婚,但也不過半年時光,司機離開了她們,讓瑪莎獨自撫養兩個小孩。與生俱來的歧視壓力、與異性的感情缺憾,以及養育小孩的沉重負擔,讓瑪莎在這段時間極度沉迷羅曼史小說與愛情電影,她一遍又一遍地翻閱雜誌上的言情專欄,試著在他人的情感困境中找到自己蒼白感情的認同,她幻想會有白馬王子來解救她、幻想愛情的力量能把人生染成彩色、幻想當她一覺醒來,身旁不再只有嬰兒的啼哭,也有情人的溫暖。

接著二次大戰爆發了,雷蒙參加了商船隊,他沒有在戰爭裡受傷,悲劇卻在戰爭結束後發生了;1945 年的冬天,他準備在加勒比海的古拉索島上岸,沒想到船上一根鋼架不偏不倚砸在他頭上,造成他頭顱骨破裂,更糟的是腦額葉受損──那裡是負責邏輯判斷的區域。療養期間雷蒙變得沉默、不苟言笑,甚至有暴力傾向,情緒容易失控,這場意外徹底改變了這個陽光青年。之後雷蒙莫名其妙地偷東西入獄,而他的墮落人生才剛要開始。

雷蒙

一場意外毀了這位陽光青年(雷蒙費南德茲)

不到一年,雷蒙出獄了,他搬到紐約布魯克林的姊妹家,他的親人已經幾年沒看過他,不敢相信過去那個滿頭濃密黑髮的善良好青年,變成一個終日關在房裡的陰鬱禿頭怪咖(頭上開刀的傷疤清晰可見)。

雷蒙每天在房裡,拼命地寫信到徵婚社去,這種「芳心」俱樂部每天都會收到大量的徵友徵婚啟事,讓渴望戀愛的會員們能夠互相交流。雷蒙藉此認識了不少孤單女性,等到交往成熟,他就騙財、騙色、騙一切他騙得到的東西,然後消失無蹤。就這樣,沒人知道雷蒙為何沒有工作卻可以永遠不缺錢,而他每天繼續勤奮地寫著含情脈脈的情書,等待孤求佳緣的女性們回信。

有一天,他收到了瑪莎貝克的來信。

瑪莎貝克對雷蒙來說是很新鮮的肥羊:她在信中毫不掩飾她的體重超過 90 公斤,還有兩個小孩。但雷蒙可不是來擇偶的,外表對他來說毫無用處,反倒是外型不佳的女性更容易淪為感情詐騙的受害者,他親切又風度翩翩的回信,信中熱情的示好言語讓瑪莎彷彿來到天堂。

某天,有人來敲雷蒙的家門,開門後他見到了橫跨整個美國來到紐約的瑪莎,原來她辭掉了努力工作得到的護理主管職位,帶著小孩來到國度的另一頭求愛。雷蒙也許是被她的誠意感動,也許是因為瑪莎死纏活拖地懇求,他竟然讓瑪莎住了下來,唯一條件就是他不要拖油瓶,沒多久,小孩就被送養到救世軍去了,從此音訊全無。

蜜月殺手1

雷蒙與瑪莎

雷蒙與瑪莎就這樣成了犯罪搭檔,也許瑪莎是甘願嫁雞隨雞,也許是她把詐騙當作對世界的最終報復,這兩個人經常偽裝成兄妹或姊夫小姨,他們的行跡遍布美東與中西部。雷蒙仍然操弄美男計迷惑單身女子,等到時機成熟後,他們就侵門踏戶偷竊一番。但即使是行騙天下,瑪莎愈來愈無法忍受自己的男人與別人濃情蜜意。終於嫉妒造成理智崩壞,瑪莎開始提議殺害這些女性。

為什麼婚姻詐騙會演變成如此血腥的下場?除了嫉妒外,第一是排除竊盜過程中可能被對方發現的危險;第二,許多參加徵友活動的女性,是孑然一身或舉目無親的孤單女子,殺害她們後能夠輕易地偽造遺囑,讓他們能合法地繼承房產與遺產。

最終,他們已經分不清是為了感情或物質需求,還是為了藉由共犯結構緊緊綁住彼此,竟然殺害了多達 20 名女性。當他們無情地殺害其中一位寡婦後,竟然因為死者兩歲的女兒哭著要找媽媽,瑪莎就把女孩的頭壓在裝滿水的浴缸裡,直到她停止呼吸⋯⋯

因為這起案件,被害人的鄰居發現兩人行蹤可疑而報警,讓這對奪命鴛鴦得以被捕。他們被逮後坦言不韙,自白書足足寫了七十多頁,都是他們無悔的犯罪紀錄。

雷蒙與瑪莎被稱之為「芳心殺手」(the Lonely Hearts Killers),他們的故事被翻拍了多達五次,包括備受讚譽的《 蜜月殺手》(The Honeymoon Killers),影壇大師楚浮甚至稱之為「畢生最愛的美國電影」。

蜜月殺手海報

除了本片的寫實風格與黑色電影手法吸引人之外,我想仍然是因為這個故事本身令人著迷。兩個社會的邊緣人,承受著生理與心理的缺陷,沒有人在意過他們,他們只能讓壓迫與歧視逐漸掏空心靈,最終選擇用暴力掠奪這個不公的世界。但在他們之間,雷蒙真的愛過瑪莎嗎?抑或是發自「同是天涯淪落人」的哀怨而互相取暖?甚至只是因為瑪莎是個無怨無悔的好共犯?而瑪莎,這個為愛願意付出一切的女子,甚至在最後開庭時主動為雷蒙說項,她拋家棄子追隨愛人而去,當愛走向歧路,她寧可為愛浴火焚身,也不願淒冷孤單一人。

蜜月殺手3兩人在 1951 年坐上電椅接受死刑,雷蒙在電椅上說:「我要大聲告訴你們!我愛瑪莎!這社會又知道什麼是愛?」

而瑪莎在死前幾小時發布給媒體的最後一段話則說:「我的故事就是一段愛情故事,但只有那些為愛受折磨的人才懂。」

不能同日生,但能同日死,這就是芳心殺手故事的結局。

關於作者

Punch

娛樂重擊希望能透過網路社群的力量,為台灣影視音產業找到突破點,恢復相關議題該有的注目程度。本帳號將會代表娛樂重擊編輯部,以及發表各方投稿,針對影視音產業提出心得與建議,也歡迎與我們聯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