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田街一號》導演李中:「故事是唯一無法被好萊塢複製的!」

0

採訪/陳柏全;整理撰文/陳昱文

你也許知道他是當年與吳念真齊力推動台灣新電影的小野──的兒子;也可能在 2010 年以短片《麻糬》獲金穗獎最佳劇情影片和最佳導演時耳聞過他;或是看了《艋舺》或《愛 Love》之後以幕後花絮導演認識這號人物;也可能因為他參與《刺客聶隱娘》拍攝而對這個人留下印象。

集上述於一身的他,是在今年夏天推出個人首部劇情長片《青田街一號》的編劇兼導演,他就是──李中

◎ 能否請你分享在紐約念電影的經驗?

我有一本小說叫《惡男日記》,在我出國前、2004 年左右偶像劇很盛行,全能製作公司覺得這個題材可以改編成偶像劇,那是我第一次編電視劇本。我很享受和另一群人腦力激盪故事的過程,第一天回到家的時候腦袋都在轉,覺得很好玩,就開始想:「文字工作者在台灣的出路不外乎是出版社,或者寫作維生,那如果做編劇呢?」單純認為當編劇好像也不錯,但我沒有相關經驗,所以想說是不是該去念個相關學位,結果發現在國外念編劇,畢業要寫三個長篇的英文劇本!

李中--6

《青田街一號》導演李中

後來我發現導演組比較容易,只要拍一個短片,所以一進去選組時我就選了導演組(哥倫比亞大學藝術學院電影創作研究所導演組)。我完全是誤打誤撞進去的,沒有相關背景,當然也特別學了很多,很多知識對我來說都是新的,像是戲劇概論、亞里斯多德,對其他人來說可能大學都學過了,但對我來說都是很大的刺激。

◎ 為何想回台灣發展?

身為華人,英文不是我的母語,在美國我連劇本都還要跟別人解釋:「其實我寫的這句話是這個意思。」這是語言和文化上的差異。再來,創作者熟悉的還是自己的家鄉環境,所以那時畢業、工作一年後,很快地就想回來台灣,就算重頭開始也沒關係。

◎ 你在美國接受的電影教育,和台灣的相比有何差異?

我沒有在國內受過相關影視教育,所以其實無從比較。美國在這塊受到劇場的影響很大,對白、走位、運鏡等等都以演員為主,很強調演員表演這件事,其他事情都是把這個表演烘托出來,所以不只好萊塢片,我自己也被這樣的概念影響;在歐洲卻不是這樣的,他們認為「畫面可以說更多事情」。

回台拍片之後,發現台灣的演員似乎都認為「導演就該告訴演員怎麼做」,但我學到的是──當導演告訴演員怎麼演時,好像我變成演員,而你在模仿我,這是很奇怪的。實際上應該是導演告訴演員角色的輪廓,他們自己找到詮釋的方向和情感,至於合不合適就再調整,這才是一種比較開放的關係。這個落差是我回台灣後一直在調適、也不斷在提醒自己的東西。

◎ 從小到大,身為作家與編劇的父親會不會讓你感到特別有壓力?

po_1035671-620X350

知名作家小野、李中父子

壓力都是會有的,尤其是在寫作這方面。父親以前是做電影的,但我童年的記憶是模糊的,所以對我來說父親就是個作家。當我寫作時,大家會很自然的比較我和父親的文字,我自己有某種程度想擺脫這個東西;後來想說如果去拍電影,會不會和爸爸就有些不同了?結果爸爸就是在做新電影的,繞一圈,又回來了,覺得自己有點蠢!(大笑)

◎ 你曾提過和父親的寫作方式不太一樣?

應該是說我比較懶吧(笑),他基本上只要坐下來就能寫,而我坐在電腦桌前面都拖很久。我是那種等了兩個月後突然有一天頓悟:「啊!我知道怎麼寫了!」但我爸好像完全不需要靈感這種東西。

◎ 如何在寫作與影像之間做轉換?會不會以寫文字的習慣帶入劇本?

其實我連文字的習慣都帶入影像中,這習慣有點改不了。我是從文字創作開始的,對我而言電影是從故事開始,所以有時候同一個場景我會先在腦海中重複思考不同說法,同時建構了影像詮釋上的差異。有時候我和演員講戲會強調:「我這裡是想要這樣講,而不是那樣說」,我會用語言表達我想呈現的畫面。

青田街一號3

李中會用語言表達想呈現的畫面

◎ 有沒有哪部作品或甚麼人,幫助你在文字與影像之間做轉換?

轉換過程倒不覺得有困難,不過剪接師廖慶松老師看了我們的作品(青田街一號)後提醒我說:「影像和文字是不太一樣的,有的時候不要太計較文字,才能在影像上多留點空間。

◎ 如何找上陳玉勳導演來當共同編劇?

勳導(陳玉勳)是烈姊(李烈)找的,我沒那麼厲害啦(笑)。這個劇本烈姊覺得勳導的 tone 調很合適,電影中小人物設計的喜感真的是原來劇本較缺乏的,況且勳導加入算是蠻後期的,他那根本是不可能的任務,竟被烈姊強迫在兩個禮拜內交出第一稿!勳導來了之後我就退到導演的身分,劇本結構便交由他重組跟重寫。我們設定的開場元素是接近的,男扮女裝、鬼壓床等,除此之外兩人的風格確實不太一樣,因此我就專心在視覺和表演上,劇本的部分就交給勳導。

◎ 以《青田街一號》為例,一位好的監製要能給你甚麼幫助?

這次烈姊提供我最大的幫助是落實我腦中的想法,所以在創意這部分我們做了很多溝通,例如在看過劇本中的殺手後提出她認為適合的人選,她很了解甚麼樣的素材能發揮導演腦中想的事,這方面她很有經驗。

◎ 怎麼找上隋棠演出?一開始有沒有想像這個角色輪廓?

這其實也是烈姊的建議。我們需要一個外型具備一定條件、又夠 Man 的女性,我們還開玩笑問:「烈姊要不要來演?」

11143-1439878729

隋棠在片中飾演(很殺的)洗衣店老闆娘

勞倫斯卜洛克(Lawrence Block)有套殺手系列小說,裡面有個殺手叫凱勒(John Keller)、經紀人叫桃兒。桃兒是一個在電話中聲音聽起來沙啞、像四十幾歲的中年女性,喜歡喝檸檬茶,她是一個很日常的角色,很像你家旁邊風韻猶存的鄰居──這是一開始的設定。但隋棠一進來是完全不一樣的,她更強勢、更嫵媚,這些都是隋棠自己帶進來的。

◎ 靈媒通常出現在台灣,如何將外僑與靈媒放在一起?

如果是本地人似乎就只能被「廟裡仙姑」的形象限制住,但我希望是類似外國通靈的概念,如果在台灣,想到附身大概只會想到三太子吧,會有些既定印象的限制,所以我希望這個角色是個外來者,有點神祕、裝神弄鬼,搞不好是來騙錢的根本不會附身,誰知道呢~?

start_005613_143044

急著驅鬼的殺手(張孝全飾演),找上林香仙姑(萬茜飾演)

◎ 《青田街一號》如何規劃行銷曝光?

一開始是先獲得 102 年度優良電影劇本獎,接著才獲得金馬創投。其實參加創投的目的不是要在那裡找到資金,只要能讓愈多人看到該計劃就愈有幫助,沒有一定的路徑。但當你覺得計劃準備好的時候就盡量參加創投,能吸引更多也想做類似案子的投資者或合作對象,不要抱著我一定要拿到錢的心情。

◎ 下一部作品會不會因為《青田街一號》而有不同想法?

賣得好就再拍第二集啊!《斗六街三號》之類的(笑)。我自己還是比較想做有點黑色、喜劇類型的電影,台灣雖然缺類型,不過「缺」也是個機會,就看觀眾接受度如何,因為台灣觀眾接受度確實不高。一旦拍了好萊塢類型電影勢必會被比較,但台灣應該多方嘗試不同類型,即使在執行面無法到達好萊塢水準,至少在「故事」方面可以做出特色,「故事」是唯一無法被好萊塢複製的。


每天有成千上百則內容透過社群與通訊軟體朝你湧來,要從混雜著偽科學、假消息、純八卦的資訊中過濾出一瓢知識解渴,在這時代似乎變得越來越難?

為了滿足更多跟我們一樣熱愛知識與學習的夥伴,「泛讀」Android 版於 2016 年 11 月上架,在幾乎沒宣傳的狀態下,就有超過 7 萬夥伴主動下載,感謝各位伙伴一路上的鼓勵與嚴格鞭策。現在,我們很害羞也很驕傲地宣布,手機閱讀平台——泛讀 PanRead iOS 版終於上架啦!

你的手機是 iOS 系統的下載泛讀點這裡
你的手機是 Android 系統的下載泛讀點這裡
使用後有任何心得或建議,都歡迎與我們分享!

關於作者

昱文

實習編輯,非本科系仍熱愛影視娛樂相關的一切。 人生樂事除了吃美食、瘋狂看電影外 ,「康熙來了」是精神糧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