院線影評/《非禮勿弒》:剪不斷,禮還亂

0

非禮勿弒1

每個人或多或少都有過這樣的朋友:他(她)總是不太會看臉色,有時候過度熱情,有時候又白目得讓你(妳)眼球抽筋。有時候會怯生生地示好,有時候則讓人想說你哪來的自信。有時候你和他感覺關係熱絡,有時候若即若離,總覺得相見不如懷念,又不想傷了雙方和氣⋯⋯

但你有沒有想過,在對方眼中的你,又是怎樣的呢?

非禮勿弒》表面上看似一部典型「家園入侵」(Home Invasion)式的低成本驚悚片,骨子裏卻有著更大的野心,吸取類型養分的同時添入血肉,進而借力使力地翻轉了類型公式。它的駭人純粹根植於日常生活中,鋪陳細膩、遊走於小題大作與危機四伏之間的模糊地帶,但同時,電影又成功找到意想不到的深度與面向,刻畫出更深刻的加害者與受害者樣貌。

考慮到本片轉折與觀影樂趣息息相關,劇情或角色設定在此便不多加贅述,但電影中的轉折並非僅為了擺觀眾一道,而是賦予角色動機與其行為明確的因果對應關係,讓角色不再是純然邪惡或蠢笨的化身,而是有血有肉、有自私有悲劇的「人」,不禁讓人擊掌叫好。

非禮勿弒2

把酒不一定總是能言歡…

同屬澳洲「新新電影合作社」(Blue-Tongue Films)一員,繼《生存法則》的大衛米奇歐、《血教育》的賈斯丁科賽爾、《希望你在身邊》的基蘭達西史密斯,以及《土裡的秘密》的胞兄奈許埃哲頓之後,終於輪到喬爾埃哲頓執導第一部長片作品。雖然拍的都是驚悚片,但比起詩意的米奇歐、灰暗壓迫的科賽爾,或行雲流水的達西史密斯,埃哲頓兄弟的風格明顯古典節制,喬爾埃哲頓又比兄長更擅長氣氛拿捏與鏡頭語言,讓《非禮勿弒》看似平凡無奇,但始終充滿無所不在的緊繃感與威脅性,不疾不徐地逐步加強角色與觀眾的不安,一路堆積為爆炸性的結局。

此外,不同於上述提到的「Blue-Tongue Films」拍片夥伴,喬爾埃哲頓主要以演員身份活躍澳美兩地,讓自編自導自演的《非禮勿弒》成就更讓人激賞。除了縝密劇本和穩健拍攝外,他在片中的表現細膩且層次分明,賦予一個難以捉摸的角色一次難以捉摸的演出。同樣的,兩位主角傑森貝特曼蕾貝卡霍爾都有著良好表現,貝特曼展現出難得的陰暗面,霍爾則是一貫的「脆弱中力作堅強」。

非禮勿弒5

我非常喜歡蕾貝卡霍爾,但她在這部片的造型也太像山寨的安海瑟薇

技術部份,《活埋》與《摯愛無盡》的攝影師愛德華格勞,為簡單的密閉空間創造出另一層世界,壓迫卻又不致單調,是本片小成本高質感的一大功臣。

很多影評人把《非禮勿弒》與班艾佛列克初執導演筒即一鳴驚人的《失蹤人口》併作討論。兩者皆為星海浮沈男演員在角色選擇受限下,靠著小成本犯罪電影繳出漂亮成績單。《失蹤人口》的成本尚有一千九百萬美金,《非禮勿弒》僅區區五百萬。艾佛列克在這之後成功轉型為好萊塢近年最受尊敬的導演之一,也讓自己的演員之路走得更寬廣。比起來,一向以演出配角或反派為主的埃哲頓,始終是戲約不斷但上位無望,終於靠著《非禮勿弒》一口氣證明其全方位的耀眼才華。未來究竟會如何發展茁壯,讓人引頸期待!



電影是一個由眾多人一起合力完成的夢想,需要攝影、編劇、製片、導演、燈光、場記、配樂、剪接……。然而,拍出好作品之後,才是另一項挑戰、也是目前許多電影人的困擾:如何把好的作品推到大眾面前。

在這次「基礎知能課程」中,我們誠摯地邀請電影及新媒體從業人員,一起透過兩天的扎實課程,了解新工具、學會新工具,甚至,一起來想想「是否在製作前就可以加入新的工具思維?」幫助電影產業更往上一層。

關於作者

Philip

生活環繞電影、影集、古典樂與吃喝存在的不務正業上班族。努力做一個假文青,但每每淪為不甚好笑的脫口秀藝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