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洛纓專欄/就是那道光

0
Gavin Golden@Flickr

Gavin [email protected]

對演員來說,劇本就像是夜間行駛的車大燈,是道路中間分隔的貓眼石,是看清方向的路燈。沒有光,演員的表演小則鬼打牆,大則墜崖或是撞山。

時下的電視電影劇製作模式,商業考量佔據八成以上,毫不遲疑地,它們已經瀟灑地甩掉了題材、類型、故事情節、角色生動等等過去一直認為最重要的「戲劇元素」,堂而皇之以演員人氣度一決勝負。

換言之,彷彿誰擁有A咖明星,誰就擁有天下(可參考過去三年間的電影,每有豬哥亮票房一定強),與其他製作單位搶演員檔期,就是企劃案成案首要任務。於是--

 

製作人:「你們家精彩哥八月有沒有期啊?」

經紀人:「嗯⋯⋯我看一下⋯⋯現在還有一個電視兩個電影正在談,時間上也不是那麼好掌握啦!」

製作人:「就有一個戲想找他,角色很適合,主創也很強喔!最重要是電視台長官很欣賞他,希望他一定要接,拜託,考慮一下啦!」

經紀人:「好啦!我們討論一下,是什麼類型?八點檔還是華劇?偶像劇我們暫時不想接喔。」

製作人:「這個類型……當然要突破,時段還在談…..,故事?編劇們還在發想啦,很快很快。」

經紀人:(心裡有數)「那是什麼樣的角色?」

製作人:「呵呵呵,你跟我開什麼玩笑,故事都還沒出來,怎麼會知道什麼角色,不過保證,一定是主角啦!」

經紀人(OS:你才跟我開什麼玩笑,沒有本沒有角色,是要考慮什麼?):「你知道他現在的行情,你們是有多少預算啊?」

 

當掌握住A咖男女主角的檔期後,後面拿補助、找資金、談上檔都變得容易多了。至於劇本或角色,反正開拍那天至少會拿到一兩集。當然,也可能是那天要拍的場次一頁。

這種以演員為主導(當然也就是市場導向)的模式形成後,其他一切都變得很有彈性了。編劇寫好的大綱可以翻掉重來(因為經紀公司不希望角色「那麼壞」),角色也可以重新設定(演員不想演「那麼老」),演員中文不好台詞要改短一點。導演跟演員合不來可以換。原定女配角是男主角的前女友,也可以換。當然,如果一切都好像妥當,就要開拍了。電視台長官說:「這個精彩哥上次在K台那檔收視不太好。」或者「這個精彩哥好像不是很有名喔?我女兒都不太喜歡。」那精彩哥也是可以換。不過你得先去談好最新的F12345,或者,經紀公司已經說一百次「我們不演電視劇」那類的閃亮哥。那就算前一天精彩哥才定妝,也是可以換。精彩哥的經紀公司會暴怒嗎?不會,公司裡還有很多還沒開始精彩的精彩哥,未來他們還需要更多機會。這個行業最重要的依存關係不是信任,是供需。

台灣的電視劇比較像是播出平台的長官或董事會負責選角,他們真的很辛苦,認識的演員也不多,就是最紅那麼幾個。劇本也沒看,可能也看不太明白,一直開會看報表,回家還要啃劇本簡直要他們的老命。他們的專業不在此,但他們也不信任專業。

所以我們老是看見那幾個男女主角配來配去,我們的影視新聞永遠只能做濕身舌吻新戀情,與劇情有關的報導更是集中火力在:「有脫嗎?脫多少?還有床戲喔!男朋友不會生氣嗎?感覺怎麼樣?會不會怕自己假戲真做啊?」彷彿我們還活在一個接吻就會懷孕的年代,報導的內容跟角色有關嗎?沒有。從頭到尾有人在乎嗎?有。

其實最在乎的是演員,特別是要扛收視率票房,戲份又和粉絲一樣多的男女主角。拍攝現場要面對高畫質攝影機前面表演的是他們,播出時得讓觀眾直盯盯著50吋大螢幕的也是他們,網路收看的時候被彈幕裡的網友罵翻的也是他們。他們怎麼會不在乎?當他們手上只有兩集劇本,也不知道故事前後,也不知道這角色後來的性格發展、芳心所屬、是生是死。他們就像帶玩具槍上戰場的戰士,只能靠氣勢、靠姿態、靠本能、靠自己的想像、靠自我催眠自己好棒。而更多的時候,他們像是赤裸裸上街遊行的君王,所有人一起演一齣「國王的新衣」,國王其實不需要別告訴自己實話,一陣涼風吹來,他冷熱自知,怎麼會不知道自己一絲不掛。

「不可能的任務」第N集,阿湯哥一把年紀還親身上陣拍攝動作戲,也成了影片宣傳點,這不是有年紀的演員有多麼認真敬業。史恩康納萊、湯米李瓊斯、哈里遜福特他們在更大的年齡都還在演跑跑跳跳打打殺殺的戲。這反映出就算是好萊塢的一線巨星,在 3D 特效漸漸成為商業影片的主流保證,他依然不放棄讓觀眾有新的期待,而這是演員工作的基本認知,也是應對現況最重要的出路。他是一個演員,他是一個人,不管系列電影如何大行其道,在這個工業裡,演員必須更能七十二變,凸顯作為演員的價值。

反觀台灣演員,我們對他們的表演方式有種種評價,但他們的表演賴以生存的東西是什麼?是劇本,否則我們無從咎責他們認不認真、入不入戲,他們是演員,不是乩童,不能只靠神靈附身。

最近花了兩年寫完的一齣連續劇,演員拿到至少十多集劇本的時候,告訴我他們不知道有多久沒有拿過完整的劇本。總是前三集,拍攝時可能又發新的一頁紙,戲改來改去,有時半夜才知道第二天拍什麼?他們漸漸不能把劇本當成一個進入角色的依靠,他們都在瞎子摸象。他眼中閃著淚光,你可以感到那份無助與無奈,我告訴他們編劇在此岸,你們在彼岸,劇本就是那艘船,總要有人把那艘船開過去,而開船的人如果不會開、搞不清楚方向或者遇上海盜也無力反抗,那你們就只能繼續等。

對「有些人」來說,劇本像是演員的蕾絲邊,演員的名氣才是閃亮的華服。卻永遠不明白,劇本是演員靈魂的遮羞布,因為戲劇表演從來都不是一場脫衣舞。

 

關於作者

洛纓 吳

吳洛纓,知名編劇,國立台灣大學戲劇研究所碩士。現任台北藝術大學戲劇系兼任講師,影視編劇、劇場導演等,曾獲第四十二屆金鐘獎最佳編劇獎,作品包括《白色巨塔》、《痞子英雄》、《我在1949等你》等。

siki
mobile porn
frei porno
hd sex
hd porn tube
mmf por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