院線影評/《屍憶》:創想膽大心細,成果瑕不掩瑜

1
104811GHOST-3-1080x725

路邊的紅包真的不要亂撿⋯⋯

屍憶》由台灣新銳女導演謝庭菡執導,在此之前她已經藉由短片《噬心魔》證明她對恐怖類型片的掌握,此次的監製又是日本恐怖大師一瀨隆重加上題材改編自「冥婚」這樣的民間故事,三重組合下,令人好奇能否繼《雙瞳》之後,再創本土民俗商業鬼片的成功案例。

就劇本概念和部分由日本團隊支援的核心技術(剪接、音效、配樂)來看,《屍憶》絕對有及格以上的成績,甚至有些創意十分出彩。但從整體執行面來看,演員參差不齊、角色間的聯繫跟行為轉折交代不足,加上最重要的「鬼」不知要走日本嚇人路線還是民間鬼故事路線,卡在不上不下的尷尬位置,必然會因不同的觀影族群而影響評價。

◎ 經典故事新編 大膽創意兼具

死了都要愛4

《屍憶》取材「冥婚」此一民間故事

「冥婚鬼新娘」之所以是個好題材,在於它兼具怨念女鬼這個普世性元素,又牽涉到中國人祭祖的傳統文化,無怪一瀨隆重對這個概念深感興趣。就劇本新編來說,除了鬼新娘本身的脈絡交代、前世今生的糾葛等可預期的部分之外,主軸大膽有創意,頗為出色,而現代新穎的處理手法,則增添真相揭露時的意外感與精彩度。

然而,回歸到腳本執行上,為了加強民俗色彩而加入的角色如玄真老師,僅強化本片的詭譎氣氛,對劇情來說無足輕重。且為了故事本身,角色有時須做出前後不一的轉折動作,男主角承皓(吳慷仁飾)一下子對老師斥責荒謬,後來又認真照老師的話去調查;女主角茵茵(嚴正嵐飾)原本是個單純怕鬼的小女生,突然可以成熟處理鬼魂怨念,加上她的轉折跟故事主軸不太相關,有點淪為「為嚇人而出現」的支線,戲分卻又跟主線分庭抗禮,影響了整體結構。本片最大的問題在於,兩大主角之間的連結沒交代清楚,最後卻成為破案核心,這個失手令人不解。

◎ 鬼片 or 鬼故事?期待不同評價自會不同

03 陳楚翔和嚴正嵐坦言,小時候看鬼片有讓自己心中留下陰影

茵茵的陰陽眼特質讓她成為形塑全片恐怖奇觀的主要人物

作為日本鬼片與台灣鬼故事的混血,《屍憶》有先天優勢,也有先天缺陷──日本鬼片是以剪接音效技術,不斷製造嚇人的恐怖奇觀(spectacle)作為核心賣點;但台灣鬼故事背後往往包含道德意義,鬼魂必有冤屈,敘事總有教人向善的意味。從後者的角度出發,不難發現茵茵這個跟鬼新娘看似無關的角色轉折,完全符合鬼故事的道德教訓,也是這樣她才能成為破案關鍵。與此同時,陰陽眼的特質又讓她成為「貢獻」全片恐怖奇觀的主要人物。

除了茵茵這角色造成劇情結構上的問題,鬼片最重要的元素──「鬼」,同樣卡在日本恐怖奇觀與鬼故事中讓人同情共感的冤魂之間;為了讓茵茵能與鬼溝通並完成任務,本片無法遵照恐怖片的原則──盡量讓人看不見鬼本身才更加恐怖,相反的,它還必須在鬼身上增添更多「人」的特質,才能讓觀眾產生共鳴。

這樣不上不下的鬼形象和嚇人程度,可能會讓純粹想看劇情片或國片的觀眾覺得出色──是,比起敘事邏輯破碎、人物行為不通的台灣電影,《屍憶》絕對算是水準之作,拍得流暢好看;但對於為了日本恐怖片行銷包裝而專程進戲院被嚇的觀眾來說,恐怕會覺得太小兒科了。



電影是一個由眾多人一起合力完成的夢想,需要攝影、編劇、製片、導演、燈光、場記、配樂、剪接……。然而,拍出好作品之後,才是另一項挑戰、也是目前許多電影人的困擾:如何把好的作品推到大眾面前。

在這次「基礎知能課程」中,我們誠摯地邀請電影及新媒體從業人員,一起透過兩天的扎實課程,了解新工具、學會新工具,甚至,一起來想想「是否在製作前就可以加入新的工具思維?」幫助電影產業更往上一層。

關於作者

Maple

唸過台大外文、台大台文,都成了逃兵,現為自由寫手,從企劃編劇、影劇評論到採訪紀錄,只要是喜歡的東西無一不能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