院線影評/《驚奇四超人》:喜歡吃豬肉,不等於喜歡看豬走路!

0
驚奇四超人4

好好享受這個演員組合,因為是第一次可能也是最後一次…

在這有名的喜劇橋段「午夜時我要拿把鏟子宰了喬治盧卡斯」(At Midnight I Will Kill George Lucas With A Shovel)裡,喜劇演員巴頓奧斯華提到,自己搭時光機回到盧卡斯準備籌拍《星際大戰》前傳的時候,聽他預備怎樣畫蛇添足,一個接一個毀了原版《星際大戰》迷人的地方。整段過程因為是粉絲限定就不多贅述,重點是在段子最後,盧卡斯問奧斯華「你想吃點冰淇淋嗎?」「好啊。」「這裏有一袋岩鹽,跟冰塊、奶油、牛奶和香料調一調之後吃掉吧。」

這就是新版的《驚奇四超人》,一部只有岩鹽、冰塊、奶油和牛奶的電影,連香料都沒有。

此為導演兼編劇喬許傳克的第二部電影。前作《超能失控》絕對是近年最優異的處女作之一,既透過偽紀錄片的方式賦予超級英雄電影新生命,又藉由此類型電影給偽紀錄片新的存在意義與邏輯。在《驚奇四超人》當中,不難看見傳克的野心,試圖將英雄回歸到成為英雄之前,延續探討《超能失控》裡「能力越大,越想逃避責任」的命題。

但在近年無數類似作品一而再、再而三的處理同一題材之後,《驚奇四超人》只顯得沈悶無趣,既缺乏一般超級英雄電影的奇觀或樂趣,也沒有寫實派如《蝙蝠俠:開戰時刻》或《超人:鋼鐵英雄》的重量,更別說《綠巨人浩克》那份將同類型電影提高到希臘史詩悲劇格局的野心。

驚奇四超人2

我喜歡凱特瑪拉也喜歡她演女主角,但不代表我喜歡看她戴耳機聽音樂啊…

《驚奇四超人》花了無數篇幅刻畫四位角色獲得超能力前的生活(不開玩笑,當四個人真正發生改變,電影已經過了一半),卻沒意識到觀眾根本不在乎這些。更糟的是,電影完全沒有捕捉到驚奇四超人之所以是驚奇四超人的魅力所在:X 戰警有那份尋求接納的邊緣人特質、蜘蛛人有凡人的煩惱、鋼鐵人有玩世不恭又渴望被嚴肅看待的矛盾;而理論上是四人的完整團體,在電影裡卻被拆成兩個一組,嘗試賦予個別角色深度反更顯得單薄,也讓片尾(必然)的合作顯得廉價而刻意,想自原點改寫驚奇四超人,反倒摧毀了這故事。

當電影自構思時便已宣告回天乏術,再好的製作和演員都難以挽救。或許是這樣,四位演員始終顯得中規中矩但對角色興趣缺缺,男主角麥爾斯泰勒稍微好一些,女主角凱特瑪拉則比其他人更差一些,飾演博士的雷格凱西是唯一感覺有認真在演戲,一向可靠的提姆布萊克尼爾森則少見地過於誇張膚淺。

傳克畢竟是展現過潛力的導演,努力讓電影在先天失調下盡可能地發揮到極致,四個人剛獲得能力的段落是全片最好的部分,泰勒的橋段甚至有些大衛柯能堡的「肢體恐怖片」(Body Horror)神采,證明原先對他的期待並非空穴來風,但也讓最後的成品更加讓人失望。

驚奇四超人3

很喜歡電影處理泰勒能力的橋段,算是全片最優異的亮點

現階段,電影公司福斯極力將本片塑造為太信任導演而造成的悲劇,編劇之一兼重量級製作人賽門金柏格也跳出來,批評傳克「無法溝通」且「難搞」(欲知更多內幕,請看此篇)。不可否認,《驚奇四超人》失敗至斯,傳克絕對難辭其咎,但決定開拍這樣一部違反超級英雄傳統的電影,福斯肯定要負很大一部分責任,電影最後二十分鐘荒腔走板可笑至極的動作高潮戲,擺明是電影公司干涉下妥協的結果,加上簡直像從《史瑞克》系列借來的電腦動畫與特效,更彰顯電影先天不良、後天也嚴重失調,最後掉入導演與電影公司間的口水戰,苦的是買票進場的觀眾。

唯一慰藉的是,希望經過此次失敗,福斯會願意仿效索尼影業,將這組元老級超級英雄「借」給漫威修正,絕對會比本片續集更讓人期待。



電影是一個由眾多人一起合力完成的夢想,需要攝影、編劇、製片、導演、燈光、場記、配樂、剪接……。然而,拍出好作品之後,才是另一項挑戰、也是目前許多電影人的困擾:如何把好的作品推到大眾面前。

在這次「基礎知能課程」中,我們誠摯地邀請電影及新媒體從業人員,一起透過兩天的扎實課程,了解新工具、學會新工具,甚至,一起來想想「是否在製作前就可以加入新的工具思維?」幫助電影產業更往上一層。

關於作者

Philip

生活環繞電影、影集、古典樂與吃喝存在的不務正業上班族。努力做一個假文青,但每每淪為不甚好笑的脫口秀藝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