院線影評/《醉生夢死》:粗礪生活中細膩的愛與死

2

CapturFiles_36

張作驥在歷經一系列的親情創作──包括為父親拍的《爸,你好嗎?》、為母親拍的《當愛來的時候》和為兒子拍的《暑假作業》──之後,新作《醉生夢死》(原名《愛是藍色的》)則回歸到《黑暗之光》和《美麗時光》的主題—青春、愛慾及死亡。

《醉生夢死》常被誤認為同志電影,雖然片中真有同志角色,但同志情慾與親情、愛情與友情同時被處理,而這也是張作驥的拿手好菜,相比前作《黑暗之光》和《美麗時光》,雖然少了一點生猛度,整體水準與成熟度卻已水到渠成,橫掃台北電影獎六大獎的空前紀錄絕非溢美;無論是小人物的粗礪生活或其曲折細膩的愛與死,本片皆直搗核心,使其韻味繚繞,久而不散。

演員精準詮釋出青春、徬徨與出路

《醉生夢死》的主角老鼠(李鴻其飾)是個百無聊賴、在市場賣菜的小人物,與螞蟻和垃圾魚為伍的他,對青春生命的徬徨與掙扎中閃現的光芒令人印象深刻,其與啞巴援交妹張甯的相濡以沫,不需任何對白和聲音就能說到人心深處。老鼠的哥哥(黃尚禾飾)則是個前途似錦的高材生,卻因同志身分與家人之間維持緊張關係。而風流倜儻的男配角碩哥(鄭人碩飾)表面光鮮亮麗如男明星,實際上卻是見不得人的牛郎,背後更隱藏著不可告人的過去。

1082261169_x

本片演員表現令人驚喜,首次演戲的李鴻其和張甯體現出素人演員最好的一面,具真實感的演出不僅豐富了角色,情感表現更直指人心。至於配角碩哥則是全片樞紐所在,承載了老鼠的仰慕、哥哥的慾望和表姊生死與之的濃烈愛情,鄭人碩出色的表演不僅證明選角的成功,同時也幫整部戲加分不少

而在這樣一個以愛與死為主的故事中,母親(呂雪鳳飾)跟主角兄弟倆的關係,以及本身的死亡,成為解謎的關鍵之一。呂雪鳳戲份雖然不到五幕,卻是貫穿整部片的重要基底,精湛的演出也讓她奪下台北電影節最佳女配角獎──可以說光看她的演出就已值回票價!

三個男主角的性格各有衝撞與自卑,也都懷抱簡單的夢想,但在選擇不多的險惡現實中,往往得不到他們所想要的。在此張作驥不僅運用螞蟻、蛆與腐魚,暗示主角生活中揮之不去的氣味,並大量採用寶藏巖與市場曲折幽暗的通道,讓每個角色穿梭其間,以場景象徵努力尋找光明出路的天真與徒勞。

以魔幻寫實呈現愛與死的另一端

094017-936

這樣一個終究沒有出路的故事,導演張作驥在收尾時,再度運用如《黑暗之光》和《美麗時光》的魔幻寫實手法,溫暖動人地勾勒出另一幅超越愛與死的美好圖像。相較於前兩個作品結局的震撼力,此次磨去稜角的張導把結尾處理得更平順,有些力道可以更鮮明表達卻沒有,略微可惜,但也因此跟全片的韻味更加相符,張作驥最終選擇了返璞歸真。

《醉生夢死》無疑是張作驥的《最好的時光》,可說是總結前半生的成熟之作,影迷們固然不容錯過,對導演感到陌生的觀眾,也大可不用擔心地進戲院觀賞,因為根植於生活的角色和故事,必然能觸動你生命中幽微的角落。

關於作者

Maple

唸過台大外文、台大台文,都成了逃兵,現為自由寫手,從企劃編劇、影劇評論到採訪紀錄,只要是喜歡的東西無一不能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