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台玉專欄/世界盃斷訊事件 MOD和有線頻道商之間的愛恨情仇

2
FIFA_World_Cup_2010_Brazil_North_Korea_1

今年巴西世足賽的轉播事件鬧得沸沸揚揚(CC BY Wikimedia

四年一度的世界盃足球賽,場內精采的比賽吸引球迷的目光,場外侵權的官司也演得高潮迭起,球迷如果對為什麼突然要換頻道,聽不同的球評播報感到興趣,以下的這篇推理報導也許可以滿足大家的好奇心。

為什麼說是推理報導,「Punchline娛樂重擊」日前採訪MOD時,面對這個問題中華電信只願重申愛爾達的官方聲明,除此之外態度保留不再多說,所以我們僅能就目前披露的相關資訊,配合台灣影視產業現狀交叉分析,推理研判事件發生的可能脈絡,協助讀者profiling分析描繪事件的全貌。

要推理前先要了解產業背景,台灣的電視雖然分有線、無線和衛星電視台,但實際上大部分都是透過俗稱的第四台頻道業者用同軸電纜線把訊號送到你家,每個月向收視戶收取不超過600元的資費。

年代電視除了擁有自營的有線和衛星電視台如年代、MUCH TV、東風、JET,近期還搜購了壹電視外。同時也擁有洄瀾、東亞、東台等第四台有線頻道。更是代理多家有線和衛星電視上架全台各地第四台的最大代理商,代理頻道包括三立台灣台、三立都會台、三立新聞台、非凡新聞台、非凡商業台、高點電視台、高點育樂台、國興、彩虹台、NHK、民視新聞台、Discovery旅遊生活台、迪士尼、好萊塢電影台…年代可以說從上中下游掌握了台灣電視生態體系很大一片的版圖。

MOD是中華電信於2003年成立,透過機上盒提供影視音節目的IPTV,成立後一直受困於第四台業者基於業務競爭的抵制,如果有線衛星電視台上架MOD就會被第四台下架,是業界不能說的祕密共識,雖然沒有形諸文字或合約,但所有有線衛星電視台幾乎都不敢打破這個無形的約定,年代基於龐大的代理業務和本身就是第四台業者,當然也是抵制力量的重要來源。

基於產業背景,年代根本可以算是MOD的最大競爭對手,是MOD業務推動最大的阻礙之一,早年世界盃只有電視播映權時,年代一直是獨家購買者,但當播映權利隨科技發展而有各種不同形式時,中華電信反而成為唯一有足夠資本購買全權利再分銷給不同播映系統的上游業者,這個時候,要將電視的播映權利賣給誰,就是中華電信的選擇,而中華電信居然會選擇賣給自己的競爭對手,敵我意識不足埋下了這次事件發生的種子。

再回溯第四台的形成,1990年代就是從無法可管到就地合法,即使到今日,各地方第四台仍常有蓋播廣告的惡劣行徑傳出,且與地方勢力盤根錯節,加上收視家戶數每月固定繳費的龐大現金收益,一直是財團兵家必爭之地,這次事件的當事人第四台業者凱擘,從網站上致收視戶的公開信看來,完全避談數位有線系統侵權播出的事實,只以依年代合約授權播出來申述,至於年代的態度,根據自由時報報導「年代負責人練台生說,年代取得世足賽的有線電視播映權,該付的Cable權利金都已付掉了,至於凱擘取得年代的訊號後,在傳輸形態上作類比或數位處理,年代無從過問。如果愛爾達認為凱擘侵權,就請直接控告凱擘。」所以到底是凱擘侵權播出,還是年代違約授權,就只有他們兩家公司自己知道,但年代最終選擇不向凱擘施壓,而是和愛爾達對簿公堂,就揭示了年代與凱擘站在同一陣線是命運共同體的態度。

還有FIFA的態度,根據筆者實際參與2002年日韓世界盃的播出經驗,當時年代還是屬於邱復生旗下的電視台,為了擴展家族東風頻道在中國落地的可能,世足播出沒有鎖碼,訊號溢播到東南沿海,第一場球開始轉播沒多久,就收到FIFA警告,不鎖碼就斷訊,只能乖乖鎖碼了事,FIFA維護權益一向嚴格,違反合約就是斷訊,法院這次處理這麼明快,FIFA合約沒有模糊空間絕對是原因,年代、凱擘以台灣長期模糊處事的態度回應,事發後又以向法院爭取假處分打算以拖待變,沒想到因此節節敗退,甚至付出斷訊、解約的後果,對年代來說,對不起收視觀眾權益、加上廣告收益損失,相當程度也損害了電視台自己的商譽,可謂因小失大。

至於中華電信所屬MOD下的愛爾達這次在訴諸司法解決的同時,立刻找到接手的電視台,公共電視和TVBS無縫接軌,沒有讓觀眾權益受到損害,危機處理算是相當成功,也值得鼓勵,長久受第四台抵制的MOD隨著數位匯流媒體生態轉變,有線電視分級付費有望推行,加上中華電信在行動、網路和資本上的優勢,台灣長久第四台頻道商獨大,造成影視產業發展失衡的媒體生態,會不會在這次事件後開始產生質變,值得後續觀察。

經過一夜無縫接軌的換頻道播出世足後,第二天中國時報頭版頭條大篇幅報導斷訊事件,相對於其他媒體的低調,之前壹電視併購不成反而讓年代撿了便宜的不甘心,也許有些助力。根據中時的報導年代據合約可能還要付出一成的懲罰性違約金,但年代至今不願低頭,想要用訴訟手段和挾觀眾權益,還有運用有線電視頻道代理上架的勢力,讓其他電視台因忌憚而不敢接手轉播,逼迫愛爾達軟化的意圖看來相當明顯,所以事件發展到現在,已經不只是單純的法律之爭,更是意氣和企業版圖的勢力之爭了,到底是年代、凱擘低頭還是愛爾達、中華電信放手,或許也意味了傳統電視和數位新媒體將來兩大視頻版圖消長的轉捩點。

此次事件還有一個觀察點很有指標意義,網路上大部分的意見都是傾向支持愛爾達而非年代,作為一個轉播電視台斷訊居然沒有爭取到收視觀眾的支持這相當罕見,除了年代本身要檢討自己的公關形象外,這裡有兩個因素:

  1. 電視觀眾老化,想支持年代的觀眾缺乏意見表達的渠道,年輕的觀眾收看比賽管道本來就多元,電視看不了也能找到替代方式,問題不大,自然會傾向支持相對「正義」的一方。
  2. 年代非體育專業頻道,愛爾達長期經營體育轉播,在球迷心中應該更是自己人,自己人當然要相挺,何況台灣大型比賽轉播,如NBA、MLB這些比賽本來就常在體育台和MOD愛爾達之間輪流播出,有些場次電視台沒買,就只有MOD能看到,體育迷也早已習以為常。

所以這次事件也相當程度預視了影視媒體在多元傳輸的分眾時代面臨了更多的變化和挑戰,主管單位NCC在這次事件中完全束手無策簡直令國民和球迷失望,反觀台北地院意識到這次案件牽連廣大,明快且迅速處理相當值得鼓勵。關心此次事件最後發展的結果,我們更希望是朝向讓產業更健康、更正常化的方向發展。

補充資料:

旺中不買 壹傳媒交易案破局(中央社)

簽約金+廣告年代上億泡湯(中時)

世足16強 500萬收視戶恐看嘸(中時)

「愛爾達為維護觀眾的收視權益,雖協調華視、緯來接手轉播16強起的最後16場比賽,於有線電視平台轉播。但華視評估無法承擔高額權利金,已確認回絕,緯來最後也決定暫不接手。….年代今年初以6826萬元與愛爾達簽約,獲授權在有線、無線及衛星頻道上播出世足賽事,但不包括數位有線電視頻道;若違約除中止授權,還得給付一成簽約金的懲罰性違約金。」

以下是電視觀眾老化收視率分析數據臉書頁面嵌入碼補充資料

關於作者

資深媒體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