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影影評馬拉松/《情人,俘虜,偷車賊》:態度不等於高度

0

情人,俘虜,偷車賊

做為導演兼編劇的馬亞德阿萊恩,其執導的第一部長片《情人,俘虜,偷車賊》故事本身充滿潛力:男主角穆薩是個不甘吃苦的巴勒斯坦偷車賊,有個已經嫁人但仍藕斷絲連的女友,以及穆薩當年搞大對方肚子後落跑所生下的小孩。他想藉由取得新身分逃離巴勒斯坦,偏偏偷到的汽車後車廂又塞了個被綁架的以色列軍人,就這樣夾在以色列政府、巴勒斯坦地下組織、父親、情人、小孩、收受贓物好友,以及偷渡代辦間,越陷越深,越來越迷惘。

可惜,上述情節若處理得宜肯定能讓人難忘,但環環相扣、層層疊疊的劇情本身要掌控已有一定難度,本片片長偏偏又僅有一個半小時,直線的敘事雖讓故事發展始終不難理解,每個段落到頭來仍有種隔靴搔癢的平淡,電影一面需要更多時間發展,一面又因步調隨性鬆散讓人感到不耐,加上嚴肅的議題卻始終沒有建立任何急迫感,最後仍像是四至五支短片交疊而成的作品,整體性相對不足,原以為畫龍點睛的爵士樂反而有種畫蛇添足的反效果。

情人,俘虜,偷車賊1

另外比較可惜的,本片演員並沒有幫電影加到太多分數。IMDB 上介紹男主角 Sami Metwasi 同時身兼「演員、劇場導演、編劇、舞者與作曲家」的身分,不禁讓人希望他只要專心做好演員工作就好,演出雖不至於拙劣但顯得平板,另一位關鍵角色,演出以色列俘虜的 Riyad Sliman,亦沒有太多發揮空間,頂多中間一段與路人老婦的插曲讓人稍微打起精神。反倒是演出以色列與巴勒斯坦雙方軍警高層的兩位演員戲份雖少,彼此都有把握到故事低調荒謬的喜劇特質,在一本正經中無形升華了故事片段的光彩。

情人,俘虜,偷車賊2

無論是黑白攝影,背景設定或對現實的暗喻,《情人,俘虜,偷車賊》都是一部相當有態度的電影,以戲謔的手法訴說一個沉重的故事,透過主角生活所遇到的種種難題,探討巴勒斯坦青年甚至巴勒斯坦作為一個國家本身的困境。但態度不見得能決定高度,本片夾雜在不同敘事軸線間難以深入,旨在創造反差效果的幽默感又減低了現實的衝擊力,流於一部觀看時輕鬆自在,但看完後難以留下深刻印象或共鳴的簡單小品,90分鐘的片長轉眼即過,給人留下愉快但模糊的印象。很難說導演馬亞德阿萊恩未來是否會成長為一個真正有趣的中東之聲:他選擇的題材無疑能引人入勝,拍攝上也時不時有些光采奪目的時刻,但是否有本事讓觀眾流連忘返?恐怕只能期待下次會更好。



電影是一個由眾多人一起合力完成的夢想,需要攝影、編劇、製片、導演、燈光、場記、配樂、剪接……。然而,拍出好作品之後,才是另一項挑戰、也是目前許多電影人的困擾:如何把好的作品推到大眾面前。

在這次「基礎知能課程」中,我們誠摯地邀請電影及新媒體從業人員,一起透過兩天的扎實課程,了解新工具、學會新工具,甚至,一起來想想「是否在製作前就可以加入新的工具思維?」幫助電影產業更往上一層。

關於作者

Philip

生活環繞電影、影集、古典樂與吃喝存在的不務正業上班族。努力做一個假文青,但每每淪為不甚好笑的脫口秀藝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