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影影評馬拉松/《愛在潮浪洶湧時》:也無風雨也無情

1

愛在潮浪洶湧時3

若你對於國片曾經有著(或依舊抱持)「阿不就是小清新青春校園同志愛情電影」的偏見,本次台北電影節的《愛在潮浪洶湧時》絕對會讓你大為改觀:調性類似去年底同樣來自巴西的《愛情的模樣》,拍攝手法卻更矯情、更瑣碎、更冗長且更無病呻吟,相較之下台灣電影反倒顯得題材多元,百花齊放,且至少看完不會想跳海自殺。

說《愛在潮浪洶湧時》故事「簡單」簡直侮辱了故事兩字:從頭到尾,本片環繞兩位男性好友──一位「似乎」是同志,一位「似乎」是雙性戀──兩人一同造訪某個海邊小鎮生活數日,其中一位「似乎」是代替父親來處理祖父過世後的種種安排,另一位表面上是陪同前來實際上「似乎」暗戀對方,兩人間的情愫「似乎」正緩慢萌芽,但是⋯⋯

我也不知道「但是」什麼。

愛在潮浪洶湧時1

會用如此多的「似乎」,乃因為片名寫著「潮浪洶湧」,電影本身卻風平浪靜。首次執導劇情長片的雙導演菲立佩馬詹巴賀與馬修里歐隆,顯然沒有能力掌控90分鐘的敘事(喔不對實際上本片只有83分鐘),表面上一切都曖昧游移,實際上故事完全按照類型公式前進,不時故弄玄虛製造莫須有衝突,再以震耳欲聾的音量將人物衝突老套直白地拋在觀眾眼前。電影花費大把時間呈現兩位主角乏善可陳的生活,但面對實際的情感困境時,又令人費解地輕描淡寫帶過,導致電影有一半是毫無存在價值的老生常談,一半又根本不知所謂。彷彿怕劇本不夠無趣,馬詹巴賀與馬修里歐的節奏在慢與極慢之間擺盪,順便自作聰明地大玩特玩焦段與構圖,把電影僅剩的可看性摧毀殆盡。自以為的想透過鏡頭揣摩心境轉折,結果只讓本片味如嚼蠟,觀眾度秒如年。

愛在潮浪洶湧時2

兩位主角馬帝歐艾瑪達與墨利休巴賽羅皆相當敬業,但比起任何床戲、裸露或演技深度,能讓觀眾克制不在演出過程中眼球抽筋或一睡不醒才是兩人真正的挑戰。

《愛在潮浪洶湧時》所呈現的,是類型電影最陳腐空洞的一面。並不是說每部電影都要有突破框架或精進敘事的努力與契機,但當一部電影的故事本身已是敘事窠臼集大成,導演所採用的手法又讓觀眾更加抗拒疏離時,那這部電影存在的價值究竟為何?便成為觀眾觀影時最常浮現的問題。許多成年人總喜歡批評青少年樂於顧影自憐,為賦新詞強說愁而與現實脫節。至少就本片來說,這樣的說法還真是一針見血,恰如其份。

關於作者

Philip

生活環繞電影、影集、古典樂與吃喝存在的不務正業上班族。努力做一個假文青,但每每淪為不甚好笑的脫口秀藝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