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聶隱娘》最佳電影配樂師:「上善若水」的林強

1

文/Cello Kan

已經很久沒有跟這個朋友見面,上回好像已經是十多年前的農曆新年,在誠品書店偶遇,沒有怎樣寒暄,大家很淡然閒話家常。是!我們都很熟悉對方,也很明白各自有著不同的生活方式,在人生的議題上,各自朝著不同的方向。

然而拜科技所賜,天涯若比鄰,前幾天一大早,得知他替侯導新電影《聶隱娘》所製作的電影配樂,獲得了坎城影展最佳電影配樂獎時, 除了在 facebook 上向他道賀外,也暗暗替他高興。

11251709_917570614930712_484875151_n

這時在真言社時期的前長官商姐發給了我一個簡訊,問我可不可以幫林強做一個訪問。

我想了一想,也好!

於是跟林強聯繫上,他也答應,我知道近年來,他轉變了很多,再加上他本身不太跟媒體打交道,只專注地做著自己的音樂,於是整理好一些問題,用電郵傳給他,靜候答覆。

能夠認識林強,也是因訪問而起,早年我替香港音樂周報 《Headlines》寫訪問,利用課餘時間,找一些台灣音樂人做訪談,想介紹一些當時新的東西回香港,林強就是其中一個受訪者。(當年台語音樂在香港完全沒有傳媒報導。)

當天最驚訝的是,大家的音樂口味很像,聽的東西都很接近,而且他所說出口的藝人,在當時一點都不主流,同時他跟我說打算去倫敦錄製一張富有英國獨立聲音的台語專輯,結果這個訪問,開啟了我進入音樂行業的大門,而且一做就這麼多年。

a8c000336

《娛樂世界》專輯封面

去倫敦錄音的專輯,從本來閒聊話題,變成了我親身參與,也因為這張喚作《娛樂世界》的專輯,讓我眼界開了,真實地接觸了外面的世界,往日只在唱片、電影、電視、報紙、雜誌等出現的人物,一個又一個活生生地出現在我眼前。

今天兩人相聚電腦前,感覺很有趣,這麼遠那麼近。只是往日的面對面對答,變成電腦與網絡的文字對談。

因為電影還沒有機會看,音樂還沒有聽到,故有些訪問內容是從他個人出發。


◎ 從第一次你獲得音樂的獎項,到今天得到坎城的電影配樂獎,心情上有什麼不同感受?

林強(以下簡稱林):沒有太大不同,先是意外,再來就是感恩。

◎ 從第一次跟侯導做配樂,到這一次有什麼不一樣?

林:都有不同,但得跟上導演的不同。

◎ 從前你當創作歌手時,是先做音樂之後才有畫面(Music Video), 而現在做配樂,是先有畫面再有音樂,兩者呈反方向,你是怎麼看待配樂這件事?

林:是先有文字(劇本或故事大綱),有時先有談話,每部片狀況不同,我得去適應,首先要樂在工作,享受倒未必,但會有一種使命或責任感。

◎ 從照片中,看到你用了很多不一樣的樂器(包括一些古樂器),這次做配樂時,有做過什麼考究之類的事前工作嗎?

林:這是一定要的,導演想要盡量寫實,但一千多年前如何寫實?除了詢問學者專家,再來是消化歷史,進入人物角色內心,最後就是想像及創作。

◎ 一部電影,如果你有參與演出或其他工作,再做配樂,和單純只做配樂,你覺得會有不一樣嗎?

林:若只做配樂應該會更專注所有好的工作結果都需要專注力。

◎ 現在電影在音效上都會用很多 surround 的效果,你會交分軌還是交 stereo?最後電影跟音樂整合在一起時,你會去做最後的 final edit 和混音嗎?

林:那應該是娛樂片才需要,我都只給立體聲,除非混音師需要。

◎ 你有哪類電影的配樂想做,但之前沒做過的?或有什麼導演你想合作?

林:一切隨緣,等候挑戰。

◎ 有沒有想過開一場個人作品演奏會呢?或整合自己的配樂,推出配樂專輯?

林:沒有,三、四年前有一張《若水》是拿來送朋友的,說實話,我非積極的人,也無企圖心。

CapturFiles_10

◎ 我想你一定會碰到一些後進的音樂人,跟你說你的音樂對他們有多大的影響,碰到這種事,你會有什麼反應呢?

林:往事只能回味,我也回不去過去的狀態了,就像年紀跟身體一樣,總有變化,只想跟外在環境找到一種自在的和諧。

◎ 現在是網絡時代,對你的工作有沒有幫助?或有害呢?

林:利弊都有,就去適應,不想執著。

◎ 你現在比較長時間待在台中,覺得跟你在台北工作時有什麼不一樣?

林:工作時間分散了,因為要跟父母家人相處,但心裡踏實,不想太忙而忽略身邊需要關心照顧的人。

◎ 從前你會買卡帶、CD、唱片,現在進入了 mp3 或串流音樂的年代,從實體進入虛擬,你怎麼看?現在還會買實體的東西嗎?

林:會買,買黑膠,因為有些 DJ 活動需要,但非舞曲,是一些聆聽性的實驗電子樂,像回到國、高中時代買音樂的樂趣。

◎ 你是從用盤帶錄音的時代進入這個行業,到現在用電腦,你覺得這兩種方式有什麼不一樣?你喜歡哪一種?

林:變得很方便,沒有門檻,讓音樂創作更多元有趣,百花齊放,我只是樂觀,想辦法適應。

◎ 有哪一些電影配樂人是你喜歡的?

林:各有特色,大都欣賞,我會刻意少聽,避免太過受影響,因為很容易投入。

◎ 有哪一部電影,你很想幫他重新做配樂?

林:不敢想,這樣太傷配樂者。

◎ Michael NymanPet shop boys 或 Aphex twins 會在現場播放一些老默片時,現場做配樂,如果有這樣的邀請,你會嘗試嗎?

林:當然樂意,就是學習。

◎ 你最近在聽什麼音樂?有那一些是你可以推薦?

林:好音樂很多,各取所需,大家不必跟我,特別在這樣獨立自主的時代。

◎ 你怎樣看未來的音樂?

林:不知道,我很少想未來,也刻意不想過去。

◎ 如果有機會讓你從頭開始,你還是會選擇從前的路再走一回嗎?

林:應該不是我選擇,而是因緣命運選擇了我,或者是音樂選擇了我,利用我來做表達,我相信除了我外,還有一種比我更高的存在。


收到答案時,看到回答都很精簡。從文字上看到他現在心態,真的很簡單自在。

在沒有外在包袱下,活出了自我。

他已經不再是往日的林強,或許〈向前走〉仍在傳唱著,但這些都不再重要,這只是一個過程。

沒有昨天,就不會有今天。

我很同意有一個更高的存在,因緣際會間,我們遇上,是命運或音樂選擇了我們。



電影是一個由眾多人一起合力完成的夢想,需要攝影、編劇、製片、導演、燈光、場記、配樂、剪接……。然而,拍出好作品之後,才是另一項挑戰、也是目前許多電影人的困擾:如何把好的作品推到大眾面前。

在這次「基礎知能課程」中,我們誠摯地邀請電影及新媒體從業人員,一起透過兩天的扎實課程,了解新工具、學會新工具,甚至,一起來想想「是否在製作前就可以加入新的工具思維?」幫助電影產業更往上一層。

關於作者

Punch

娛樂重擊希望能透過網路社群的力量,為台灣影視音產業找到突破點,恢復相關議題該有的注目程度。本帳號將會代表娛樂重擊編輯部,以及發表各方投稿,針對影視音產業提出心得與建議,也歡迎與我們聯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