臥斧專欄/如果知道自己只是個被用過即棄的工具人⋯⋯

0

「這個監牢之所以成為全世界最糟的地獄,原因是……『希望』。

「我在這裡學到的就是:沒有希望,就沒有真正的絕望。」

電影《黑暗騎士:黎明升起》裡的歹角班恩Bane),用他聽起來怪異的嗓音,對主角布魯斯韋恩說了這段話。

接續在舉世驚豔的《黑暗騎士》之後、做為諾蘭Christopher Nolan)執導「蝙蝠俠」系列電影最終章的《黑暗騎士:黎明升起》,上映後評價未能超越《黑暗騎士》,可能是個令人惋惜卻不很意外的結果。畢竟《黑暗騎士》的劇本結構太漂亮,希斯萊傑飾演的小丑(The Joker)太搶眼,因此《黑暗騎士:黎明升起》扛著眾人的巨大期待,但諾蘭在本片要講的主題卻跨出一般超級英雄電影的範疇,不再單以超級英雄懲奸罰惡為唯一重點,如此一來,能否順利說服觀眾,自然是很困難的挑戰。

不過,澳洲明星湯姆哈迪Tom Hardy)在飾演班恩這個全劇最主要歹角的工作上,仍然做得很漂亮。

班恩這個角色曾經在災難式的《蝙蝠俠 4:急凍人》(Batman & Robin)中被搞砸過一次──該片中的班恩看起來是個被打了藥吹氣球似渾身脹滿力量、連話都不會說的無腦蒙面打手,與漫畫裡又有腦子又能戰鬥的全能型壞蛋相差太多;但身為《蝙蝠俠》漫畫粉絲的哈迪讀過劇本後,認為《黑暗騎士:黎明升起》重新塑造出班恩應有的模樣,答應接演。

Tom Hardy 為了飾演 Bane,「變形」歷程驚人

Tom Hardy 為了飾演 Bane,由左而右的「變形」歷程驚人。

為了演出班恩,哈迪增重三十磅、練習各種格鬥技,還為了讓自己看起來比演出蝙蝠俠的克里斯汀貝爾Christian Bale)更高,所以穿上增高三吋的靴子演出。但對哈迪而言,這些身為演員必須達成的任務並非演出班恩時最需要克服的問題,他覺得最難的部分是得在劇中狠狠地打倒蝙蝠俠──這感覺很像是我正在痛扁我童年時期的英雄偶像。」哈迪在受訪時這麼說。

哈迪讓蝙蝠俠被揍得一塌糊塗,也讓劇中想要呈現的「絕望」氛圍極具說服力。

有趣的是,三年之後,哈迪在《瘋狂麥斯:憤怒道》裡,講了一句類似的台詞。

梅爾吉勃遜年輕時好鮮嫩(?)啊

梅爾吉勃遜年輕時好鮮嫩(?)啊!

「瘋狂麥斯」的傳奇始於 1979 年,那年導演喬治米勒George Miller)以六十五萬美金的預算,拍出在美國票房接近九百萬美金、世界收益破億的電影《衝鋒飛車隊》(Mad Max,當年國內的另一個譯名叫《迷霧追魂手》)。電影描述世界秩序因石油危機而分崩離析,澳洲大陸雖仍有的中央政府、以名為「MFP」(Main Force Patrol)的公路巡警力圖維穩,但各個大小幫派仍到處橫行,搶奪石油或水源。由梅爾吉勃遜飾演的主角麥斯(Max Rockatansky)原是 MFP 的一員,但在對組織心灰意冷、家人又遭逢意外之後,決定成為以暴制暴的獨行俠。

《衝鋒飛車隊》大獲好評,不但將主演的吉勃遜送進好萊塢,也在 1981 年及 1985 年拍了兩部續作,繼續講述麥斯在荒蕪大地上的歷險遭遇。這系列電影描繪的末日後景象及美術風格,影響了許多後續創作,最有名的就是由武論尊編劇、原哲夫繪製的日本漫畫《北斗神拳》(北斗の拳)。

在「瘋狂麥斯」系列之後,米勒又拍了《紫屋魔戀》(The Witches of Eastwick),然後執導的速度慢了下來;雖然米勒一直想拍另一部「瘋狂麥斯」電影,但有時因為資金、有時因為技術,後來更因吉勃遜表示自己的年紀已然不適合再演出需要大量動作場面的麥斯,導致拍片計劃一再延宕。

2009 年,米勒終於確定要拍第四部「瘋狂麥斯」,2010 年,哈迪確定加入,接替吉勃遜飾演主角,又過了六年,《瘋狂麥斯:憤怒道》終於在大銀幕上再現漫天狂沙。

這系列距今最近的第三集已經是三十年前的作品,《衝鋒飛車隊》首作在 1977 年開拍的時候,哈迪才剛出生一個多月,是故《瘋狂麥斯:憤怒道》雖然直接從麥斯遭擒開始講起,但劇情與前三集的關聯不大,麥斯的過往及本集當中某些與前三集相關的小物,並不會對直接看本集的觀眾造成困擾。

Tom-Hardy--Empire-Magazine_article_story_large哈迪演出的麥斯比吉勃遜更寡言,也更疏離。在身不由己被捲進叛逃計劃裡之後,他對由莎莉賽隆飾演的 Imperator Furiosa 說,「希望,是個錯誤。」

班恩是個反派角色,用「擁有希望才會真正絕望」來打擊正方英雄,十分理所當然;但麥斯是個正方英雄,說出類似的台詞,似乎並不應該。

麥斯會這麼說,源於他對世道的無力與自我流放的心態;同時他也明白,這樣的世界只會利用英雄,一如 Howard Suber《電影的魔力》(The Power Of Film)一書中,「放逐」(Exile)條目裡的結尾:「英雄,並不是社會真正想要的東西──社會只是『需要』他們。但當需要被滿足,就是英雄該謝幕的時候了。

不過獨善其身、力求生存的麥斯,終究沒有棄 Furiosa 於不顧,他在可以選擇離去的時候,仍然決定要盡一己之力幫忙;這個決定並不會改變英雄的宿命,但卻可能改變許多人的未來,而諷刺的是,這正是英雄之所以成為英雄的原因。

因為一時心軟,麥斯成了英雄。

而明知成為英雄只是個被用過即棄的工具人,卻仍做出這樣的選擇,瘋狂的麥斯,於是成為不折不扣的硬漢。


每天有成千上百則內容透過社群與通訊軟體朝你湧來,要從混雜著偽科學、假消息、純八卦的資訊中過濾出一瓢知識解渴,在這時代似乎變得越來越難?

為了滿足更多跟我們一樣熱愛知識與學習的夥伴,「泛讀」Android 版於 2016 年 11 月上架,在幾乎沒宣傳的狀態下,就有超過 7 萬夥伴主動下載,感謝各位伙伴一路上的鼓勵與嚴格鞭策。現在,我們很害羞也很驕傲地宣布,手機閱讀平台——泛讀 PanRead iOS 版終於上架啦!

你的手機是 iOS 系統的下載泛讀點這裡
你的手機是 Android 系統的下載泛讀點這裡
使用後有任何心得或建議,都歡迎與我們分享!

關於作者

臥斧

臥斧,作家、出版社主編。作品有:《給 S 的音樂情書》(小知堂)、《塞滿鑰匙的空房間》(寶瓶)、《雨狗空間》(寶瓶)、《溫啤酒與冷女人》(如何)、《馬戲團離鎮》(寶瓶)、《舌行家族》(九歌)、《沒人知道我走了》(天下文化)、《碎夢大道》(讀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