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力修:「知識含量是一種創作基礎,也許不該是一種類型。」

0

11330993_923589004328873_1858798713_o

文/蕭力修(《麻醉風暴》導演)

首先要謝謝眾多觀眾的支持、和熱情的媒體、還有熱情的投資人接觸,我的心裡有超出言語的感謝。

寫在這裡,是想傳遞一個這段時間,沒有被發掘出來的個人思考。一個關於娛樂和知識之間的創作媒合,看見這麼多同儕與前輩的思辯,感到興奮之餘,也些微的透露小弟的學習。

關於製作《麻醉風暴》的創作過程中,個人並沒有太多關於這是一個「醫療劇」或是「知識劇」的思考定位,這也許是一種傳遞、形塑產業改變戲劇戰略時,一種快速標籤化訊息發散形容詞。在樂見這種正向訊息推廣之餘,小弟再引申多一點的淺見:「在戲劇或說任何的故事型創作中,知識含量是一種創作基礎,也許不該是一種類型。」

白話一點的來說,劇情中的知識細節研究,應該是用以說服觀眾進入這個「故事世界」裡的影像基礎方法,而非一種單元類型。以近日《聶隱娘》編劇謝海盟所提及的「冰山理論」的準備方法來說,隱藏在準備工作中的那80%的知識研究,是用來支撐製作呈現出的那20%的戲劇「活」力。以這個基礎來說,不論是「搞笑片」或是「B級電影」甚至「高端劇情式情色電影」,都還是需要將「與劇相關」的知識準備著,用來說服參與的工作人員與觀眾,並以此增添說服觀眾的「故事體感」。小弟拙見,如硬是將「知識」作為戲劇目標的成果,可能是一種本末倒置,畢竟故事電影這個媒體行為的特性,傳遞的是一種「體驗」而不是「教育」,真正的教育是需要整體引導和宏知的導師,戲劇能引起「求知」的慾望就已該偷笑了。

知識的準備,這僅僅是一種劇本和製作的基礎,只是長久被快速消費的製作系統給忽略了,而對這個準備工作的要求,還是大有人在。《麻醉風暴》一劇能引起這一系列的討論,可能是過程中參與的投資方與工作同伴,都支持了這個方法的基礎,得到一種良性的注意。只能說看完瘋狂麥斯的roll end之後,震撼於瘋狂瞎鬧爽片中的 「知識基礎」,「準備」這件事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以上以一個粗學拙見參與討論,歡迎回饋~
最後輕鬆的結論:希望以後拍B級片也能有空間,執行這個基礎,感恩。

註:此篇純粹為蕭導個人FB工作心得發表,授權娛樂重擊網站轉載。



電影是一個由眾多人一起合力完成的夢想,需要攝影、編劇、製片、導演、燈光、場記、配樂、剪接……。然而,拍出好作品之後,才是另一項挑戰、也是目前許多電影人的困擾:如何把好的作品推到大眾面前。

在這次「基礎知能課程」中,我們誠摯地邀請電影及新媒體從業人員,一起透過兩天的扎實課程,了解新工具、學會新工具,甚至,一起來想想「是否在製作前就可以加入新的工具思維?」幫助電影產業更往上一層。

關於作者

Punch

娛樂重擊希望能透過網路社群的力量,為台灣影視音產業找到突破點,恢復相關議題該有的注目程度。本帳號將會代表娛樂重擊編輯部,以及發表各方投稿,針對影視音產業提出心得與建議,也歡迎與我們聯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