距離好萊塢大明星最近的新聞主播-鄒倩琳

0

娘不娘?娘不娘?娘不娘?看到銀幕上拳打腳踢的肌肉棒子玩命關頭的馮迪索竟然把瞎琳抓到腿上一起胡鬧耍萌玩自拍感覺超不真實的~看到某台號稱全台獨家專訪瞎琳都傻眼了啊不是好幾台都訪了嗎?接下來就請等待瞎琳和光頭搞笑兼感性的專訪咯~

Posted by 中天主播 鄒倩琳 on 2015年3月27日

鄒倩琳是中天新聞台的主播,在美國念完研究所後,留在當地一家華人電視台當總機接線生,自認沒什麼事業心,只想做一份安穩的工作,但英文能力極佳的她,從編譯新聞開始,出色的才能為主管發掘,就這樣上了主播台,回國後以美式、較為隨興的播報風格聞名,也常被電視台指派採訪歐美藝人,被稱為最接近好萊塢的主播。

妳被稱台灣「最接近好萊塢的主播」,或許可以聊一聊妳的養成,提供有志於此年輕人一個參考?

鄒:因為住在美國,90年代後期我開始跑好萊塢,當時就已經列名在電影公司的記者名單裡了,只是那時候是美國國內一個華人媒體,算弱勢媒體,每天跑新聞的記者就兩個人,要照顧所有的路線,一個負責國台語、一個負責英語,只要是講英文的都是我的線,必須很辛苦的敲門, fight for it,嚐盡艱苦才進入業內,現在我代表的對美國來說是國際媒體,狀況就好多了。在美國最後兩年,我進入主流的ABC電視台,電影公司也嚇一跳這個小記者居然混到主流媒體,從此保持良好的關係,一直到回台灣成為國際媒體的記者。

好萊塢電影如何成為妳最獨特的採訪路線?

鄒:因為我真的很喜歡電影,雖然沒有科班學歷也不是影評人,但因為很有興趣,加上累積多年採訪經驗,有自信找到屬於自己的採訪方式,另外我從偶像艾倫狄珍妮身上學到很多訪問技巧。

我自己是個「電視寶寶」,看遍美國所有的電視脫口秀節目,所以太熟悉美國人講話的方式、思維邏輯、對於笑話接受的程度,開玩笑可以開到種族歧視、男女議題的哪個邊界,這些是多年看脫口秀看出的心得。

這份工作的生活方式是怎樣的呢?很緊湊吧?

鄒:多年出國採訪雖然還不到空姐的飛行哩程數,但同時要上主播台,又要配合電影公司安排的採訪行程,可以說是非常的辛苦,特別是要飛歐美國家的三天兩夜行程最辛苦,常常落地36小時沒到就要啟程回家,最慘最慘(一共重複了七次)的一次經驗,是去倫敦採訪李安的《綠巨人浩克》,在公司上了一整天的班後,坐夜班飛機先到曼谷,等了好幾個小時再轉機飛倫敦,落地時是當地下午時間,check in飯店放下行李後立刻去看試片,整個人昏昏沉沉抵抗時差,看完試片都不確定自己剛才到底是醒著還是睡著了,回飯店還要繼續做功課上網查資料、準備訪問題目⋯⋯第二天早上拖著行李先check out再去採訪,訪問完直接被送上飛機,在倫敦整個不超過24小時的行程,再經曼谷轉機回到台北然後進公司上班。

這幾年下來的採訪經驗,覺得好萊塢模式的電影行銷有沒有發生什麼變化?

鄒:就是預算砍、行程砍。以前可以住兩夜,現在只住一夜,以前去採訪會有T恤、帽子、隨身碟等小禮物,因為省錢現在都沒了,宣傳模式雖然還維持,但規模都縮小,還有一個最大的改變就是這樣的採訪安排已從歐美改去中國大陸,以前可能飛美國或歐洲(倫敦),現在都是飛北京,因為好萊塢每一個人都想進中國大陸,每個電影公司、明星前仆後繼奔過去,對採訪記者來說,飛北京是近多了。

最近一次採訪《玩命關頭7》就是在北京完成,《侏羅紀世界》也是要去北京,因為好萊塢都想進中國,不是希望拉到贊助或資金,就是希望拿到上片審批或檔期,所以不只去作宣傳,還會大舉使用中國的演員或工作人員,例如剛舉行的坎城影展、前幾個星期紐約大都會博物館的中國之夜Met gala,中國明星、美國明星一字排開,可以看得出來中國大陸電影圈的影響力現在有多大。

坎城影展為什麼會邀請 Angelababy、鞏俐去,因為她們是國際品牌,特別是法國品牌L’Oréal的全球代言人,就算沒有電影參展也能走紅地毯,這就是國際品牌商業操作的結果。以坎城為例,有四種顏色的 press credential區分,一般媒體要搶破頭去拿個採訪證,這次新浪網的記者居然能和演職員一起進場,成為影展嘉賓一員大大方方走在紅地毯上,而我們可能要在紅毯邊搶著遞麥克風作訪問。

通常參加這種國際級採訪活動,媒體會被主辦方限制,而且是白紙黑字條列:不能要簽名、不能要求合照、不能向你代表的國家問好等等,近年來中國大陸媒體的優勢已經到了可帶自己的麥牌、吉祥物合照採訪⋯⋯什麼都可以的地步,好萊塢這類採訪,記者通常就是單身前往,拍攝都是由電影公司提供,如果問題沒問好,電影公司直接剪掉不好的內容或請記者走人,我也實際見識過國際通訊社級別的大媒體因為訪問很糟糕而被請走,但對來自大陸的媒體則一切好說,感覺整個好萊塢對中國市場就是一個高度期待到近乎巴結的狀況。

怎麼做好採訪的準備工作?

鄒:我對自己採訪的「本事」非常有自信,我和其他記者最大的不同,就是可以在一坐下來十五秒內立刻把你(妳)們這些大明星搞熟,因為每個記者高矮不同,入坐後還是需要微調燈光鏡位換記憶卡等等準備工作,大概會有一分鐘左右的尷尬時間,總不能你好我好只問大家好,絕招本事就是單刀直入的攀談,記憶中,譬如李奧納多利用空檔哈一口煙,馬上質疑他這裡不是禁菸嗎?大明星不敢怠慢馬上回應只是電子菸而已。譬如採訪馮迪索,工作人員還在為上一個香港記者留下的上片日期疑問爭論不休,我就毫不猶豫切入和大家一起討論。

碰到採訪時一直打呵欠的蜘蛛女艾瑪·史東,我就和她一路比誰飛得更久、旅途更累、睡眠更少,借此拉近距離降低被訪問明星的戒心,比到最後因為我所有條件都更辛苦,博得了同情和配合。還有一個例子,因為資歷夠深,加上對美國電影的了解,採訪《熟男型不型》的雷恩葛斯林時,我穿了緊身褲、球鞋和襪套,他說很喜歡這套《Flashdance》(閃舞)的襪套妝扮,我立刻反應那是80年代的電影,雷恩應該還沒出生啊,如果記者資歷太淺就很難順勢聊開,同時在很短的時間內建立起良好的採訪關係。

採訪這麼多年的好萊塢巨星,最深刻的體驗就是,這些明星裡沒有一個是笨蛋,他們有的出口成章、有的思想成熟、有的超級好笑,幾乎每個人都機智幽默,就算有的時候採訪沒有那麼精采,事後反省也都覺得是自己的問題問得不夠好。

可以再談談好萊塢電影圈的產業現況?

鄒:李安的《斷背山》裡, 希斯·萊傑 的角色本來是麥特·戴蒙的,後來用了前者,因為好萊塢對於角色的選用,誰應該演哪個角色?誰和誰一起搭配最適合?都是經過無數的數據表格化交叉分析研究的結果。美國的影劇專業報導 VarietyThe Hollywood Reporter 等也常有產業相關的分析,我非常愛讀,也靠累積這些專業的背景知識讓工作更順利。

以好萊塢看台灣,台灣的電影還不能達到工業的水平,而中國大陸幾乎是在一瞬間就完成工業化的規模,不只是電影的製作成本或賣座數字,包括模仿好萊塢的產製過程,當然好萊塢也主動配合自動繳械。例如中國首富王健林萬達院線Wanda Cinema 青島影城開幕時,李奧納多、妮可基嫚都出席,叫誰來誰就來,現在的中國電影市場不是光有錢有勢,更有策略到讓好萊塢的巨星不得不低頭。另外跨國合資也是一個重點,李安的新片《Billy Lynn’s Long Halftime Walk》(台譯《半場無戰事》,中譯《比利·林恩漫長的中場休息》),中國博納就想辦法加入了SONY旗下的三星和英國Film4電影公司三方合資拍片;不過,這類的合資中,壞人很難是中國籍,倒楣的俄羅斯人又得繼續扮演壞蛋了。


在中天電視台的線上平台「快點TV」(3月17日測試版上線,5月5日正式開站),就可以看到鄒倩琳精彩的好萊塢巨星專訪,未來更可能將所有採訪全程上線(電視新聞只能剪輯片段播出)。而第一支上架的是《玩命關頭7》馮迪索完整訪談,在快點TV的 YouTube頻道上已經獲得超過四十萬點閱,「快點TV」獨家內容一源多用的作法,似乎也找到了電視台新媒體新運用的新可能。

《玩命關頭7》馮·迪索的完整訪問

關於作者

資深媒體人。

mmf por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