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擊一談/符爽談動畫配音:「日本動漫太熱血了吼吼叫叫的,非常辛苦啊!」

0

重擊一談600x200
「抱歉,我現在才剛上路,請再稍等一下。」

這是採訪當天,受訪者因工作遲了一些而錄下的留言,渾厚低沉字正腔圓,不仔細聽還以為是內建的語音訊息。

如果你是七八年級生,那很可能聽過他的聲音,小時候放學回家迫不及待丟下沉重書包又不想寫作業的時候,在媽媽喊了好幾聲「吃飯」再不去吃會挨揍的電視機裡,是《獵人》是《航海王》是《網球王子》。後來你再也不用揹書包,動畫或許停了,可能還在播,但你忘不了那幾個聽著聽著,然後就長大的聲音。

符爽,人稱爽哥,有人說他是沒有本嗓的男人,這是讚賞,也是配音業的哀愁。離開廣告界後,他放下畫筆玩起音樂,得知電視台開了配音訓練班,以為跟配樂差不多吧,以為可以認識認識電視圈,到頭來倒是不少電視機前的觀眾透過不同角色認識了他。和他聊天,卻有好幾個人在腦子裡滿場飛,是西索,是騙人布,是海堂薰,是派大星⋯⋯

最後我還是忘了問,和我聊天的是不是爽哥的本嗓?

可以私心先請問為什麼《獵人》會換配音嗎?好想念西索的聲音啊!

符爽(以下簡稱爽):謝謝你的支持,西索本人就是個老頭子。(笑)其實詳細的情形我不太清楚,這可能是電視台聲音版權的問題。所謂的聲音版權這玩意,譬如說A電視公司買了某一檔韓劇來播,找人來配中文,那這個聲音版權就是屬於A電視公司的,如果今天B電視公司也想要播,中文配音可能就需要跟A公司買聲音版權,不然就要自己再找人重新配過。像以《航海王》來說,這部卡通在台視和衛視中文台都有播,衛視中文台的進度比較慢,但我們沒有重新配音,應該就是買版權時也把聲音版權一起買過去。

google了一下爽哥,發現作品幾乎以動畫為主,請問是因為您特別喜歡動畫嗎?

爽:其實沒有,應該說配音員沒什麼挑角色的權力和選擇,通常是領班,也就是一位較資深的配音員、配音工作小組的聲音導演,去跟電視公司或是其他單位接洽工作之後,再依據角色和對配音員聲線的理解,找適合的配音員來配;或者是電視公司啊、出版社啊向國外買了版權之後,直接找配音員去試音。

也許是因為大家覺得我的聲音適合動漫,所以接到的角色都以動漫為主,但還是有韓劇跟其他的啦。基本上配音員屬於自由業,我們跟領班、電視台也沒有簽約,都是case by case,領的薪水是所謂的「業務執行費」,也沒有退休金什麼的,基本上是一個不太有保障的工作。

IMG_9980-2

那您事前如何準備呢?會特別因此去看漫畫了解角色?

爽:不會耶,老實說根本沒什麼時間準備,因為太忙了。假設一天早上配兩集動畫,可能就有14頁台詞,中班配一集韓劇,40頁台詞,下午晚上再40頁台詞,一天就將近100頁。禮拜六不算,一到五就有將近500頁。你可以想像一下500頁A4印出來帶回家有多麻煩!連睡覺時間都沒有了,不可能慢慢看劇本。

常常我都是進到錄音室,稿子放在麥克風前,才知道今天要配什麼東西,只能用經驗克服;不過我相信還是有配音員會額外再花時間準備啦,像是真的很喜歡動漫的人,但這種應該不多,可能只有領班會先了解這部戲的背景,所以領班很重要,必須要是個資深的配音員,才有辦法現場指導大家進入狀況,知道配音員配得到不到位。

看您的維基百科感覺得出很忙,像《航海王》和《網球王子》都配了好多角色,請問這是正常的嗎?

爽:這跟預算有關係,我想當初電視台也沒想到這部卡通會這麼長壽。以國內來說,一部卡通預算最多大概就是六個配音員。做《航海王》的時候,我們一開始也沒想到在台灣會大紅,到今年也配了11、12年,他播多久我就配多久,角色愈來愈多,但配音員還是只有六個,所以大家配的角色也愈來愈多。

《網球王子》好一些,最多有到八個配音員,因為出現的角色太多了,我們六個配音員裡面有兩個是女的,四個男配音員來配所有男角,聲音重複率太高了,所以我們有反應說可不可以增加一些預算,不然裡面一堆中學生花美男,聲音又比較陰柔,要全部由我們這些老頭子來配實在有點困難。(笑)

配這麼多動畫也有職業傷害,因為通常需要比較誇張的表演方式,像日本少年動漫實在太熱血、太愛吼吼叫叫了(笑),這也傷到我的嗓子,這麼多年下來,我某些高音、某些頻率的聲音已經不見了,之前還休息過一年多不接動畫,那時候被問能不能配派大星的時候,領班只跟我說有一個角色「很輕鬆、不會很累」,問我有沒有興趣,結果勒,很輕鬆?才怪勒!還是很累!(笑)

除了您以外,好像也常常在很多作品看到同一批配音員,感覺這一行新人好像比較少?

01200000025996134393819418062_s爽:我認為這個行業很難進入,大概兩個月的配音訓練班結訓後,還需要三年的「跟班」,就像實習一樣。我們工時很長,常常早上九點半開工,一直錄到晚上十一點,跟班的學生就要從早跟到晚,回到家弄一弄都半夜了,隔天可能又要早上九點半開始工作。

現在比較有制度,以前由領班來做的前置作業,像是整理翻譯內容、斷句,標示嘆氣啊、咳嗽啊這種反應類的氣聲,還有time code,讓配音員知道大概什麼時候要開口,領班現在會交給跟班的學生來做。但通常還是要到大概第二年,學生看帶子、順稿子才會有一些收入,等到領班覺得你有資質,給你一個小角色正式上麥克風配音,才會有額外的配音收入,還是所謂的學生價。

而且現在的配音訓練資源都集中在北部,所以如果你不是北部人,要熬過這三年真的很辛苦,尤其是頭一年,幾乎是要吃自己。我去配音班上課時,常對學生開玩笑說:「如果你想當配音員,第一要件就是要住在台北。」(笑)依我個人觀察,每年零零總總的配音班結訓學員大約200人,很多都是想成為所謂的動漫聲優,但三年跟班後,能出三個配音員就算是很不錯了,所以你會看到我們這些人一直出現。

除了電視,您也配電影動畫,請問最大不同是什麼?配音界有分派別嗎?

爽:有很大的不同,電影給的時間很充裕,我們可以很精細,像對嘴的部分可以做到嘴巴開闔一個字一個音,聲音表情也可以做得很到位。電視的話可能是因為很多都是帶狀節目,一個禮拜要播五集或十個小時,所以時間非常趕,有時候會覺得自己很像是「配音匠」、「作業員」,只能盡力做到八十分以上。

派別的話沒那麼明顯,通常還是依配音員的聲線為考量,戲劇會找某些人配,動漫會找某些人配。比較特別的是配戲劇的和配廣告的幾乎是兩個行業,因為作業方式不同,而且廣告的長度畢竟和戲劇差很多,戲劇又比較需要對嘴型,配戲劇的有時會去配廣告,但配廣告的基本上不會來配戲劇。

您配的動漫大多來自日本,他們的配音產業感覺頗有規模,也會出現一些人氣聲優,有什麼值得我們借鏡?

爽:去年我們配音工會剛好跟日本經紀公司有接觸,其實他們所謂的明星級配音員也是少數,大部分的配音員也跟我們一樣沒沒無名,通常是配到了很紅的動畫,加上本身有一些條件,可能是外表啊、聲音表情很好啊之類的,他們的經紀公司就會推他成所謂的明星級配音員,但相對來說還是少數啦。

我覺得台灣很難發展成日本那樣,畢竟他們動漫產業太發達了,每年產出的作品太多了,配音員也很多,作品的市場多是放眼全世界,所以他們可以投入大量金錢,配音的內需市場也很龐大。

您之前提到配音員比較沒保障,工會有想推動什麼制度嗎?

爽:工會現在其實還很小,因為這個行業人本來就少,目前大概接近200人,但希望能先凝聚大家的向心力,之後可以推動一些事情,保障配音員的福利。譬如說價錢的調整,有些配音員接到case不知道怎麼開價,工會可以提供相關的資料,像是建立一個制度,讓配音員談工作的價錢時可以有所依據。或是像配音員的聲音版權,譬如說我們配過的作品如果從A電視台賣到B電視台,或是A電視台不斷的重播,配音員也可以獲得聲音版權費,但現在遇到的狀況,就是電視台或是國外的影視公司常常已經作好準備,我們半被迫的簽下不太平等的合約,放棄自己的聲音版權,這部分是還需要努力的,看之後能不能推動立法保障。


每天有成千上百則內容透過社群與通訊軟體朝你湧來,要從混雜著偽科學、假消息、純八卦的資訊中過濾出一瓢知識解渴,在這時代似乎變得越來越難?

為了滿足更多跟我們一樣熱愛知識與學習的夥伴,「泛讀」Android 版於 2016 年 11 月上架,在幾乎沒宣傳的狀態下,就有超過 7 萬夥伴主動下載,感謝各位伙伴一路上的鼓勵與嚴格鞭策。現在,我們很害羞也很驕傲地宣布,手機閱讀平台——泛讀 PanRead iOS 版終於上架啦!

你的手機是 iOS 系統的下載泛讀點這裡
你的手機是 Android 系統的下載泛讀點這裡
使用後有任何心得或建議,都歡迎與我們分享!

關於作者

Ken

菜味很重的新登場角色,有密集恐懼症(尤其人群),生性假鬼假怪有點懶爛,最大的夢想是開火車和當包租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