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展實習女生存法則

0

前言:影展是愛電影人們夢寐以求之地,每次看影展進入戲院後,不禁想像現場所有人對電影的愛集結後會是一股多麼強大的力量,也忍不住好奇背後團隊的真實樣貌,以前因為在南部讀書,沒有機會真正進入相關產業工作或實習,趁著這暑假,總算實現心願,在此就我淺薄經驗,分享一篇實習心得。

深入光環中

我個人相當擅長以少女心浪漫化所有事物。對我而言影展總是散發光芒,而眼中的台北電影節(簡稱北影)團隊就是光圈下的天使們。電影是件浪漫的事,影展更是,但當身為影展工作團隊時,除了面對浪漫的電影和電影人,還是要背負票房壓力,處理各式各色觀眾和不同意見,並且一肩扛起大小活動。以下就幾個工作面項講述我的所見所聞:活動、媒宣、接待、其他(我是行政組的實習生,其他工作部分是就我看到的分享,若有不足或錯誤部分歡迎大家指證)。

活動是影展必備,但不那麼浪漫的部分,畢竟辦活動,烈日下的汗臭味總是免不了。第一次參與影展工作是入圍記者會時(註一),團隊(包含正職與協力人員)大多數是生理女性,搬椅子、搬桌子、拖這箱、抬那箱的工作從不分男女,大家有力出力,一位女孩兒搬著一張桌子走動的畫面從不稀奇,儘管我的生長環境一直以女性朋友居多,還是不免佩服這樣的性別平權,傳播業流傳的「女生當男生用,男生當畜牲用」,正是最佳寫照,但活動也是快速增進大家感情的最佳時刻,活動後大夥兒吃便當或場復時,總有種「我們一起撐過來」的感動。

媒宣是重頭戲,除了固定的觀眾班底,如何開拓新市場也是重要議題,媒體曝光因此格外重要。媒宣除了必須跟各家記者保持良好關係、發新聞稿,還要整理映後座談、規劃推薦影片、粉絲專頁管理,人際、文字和攝影能力缺一不可,媒體們為了追求效率和影音質感,有時不免直接一點,媒宣的潤滑劑能力這時就必須派上用場。

接待是令人又累又興奮的部分,當你看到許鞍華、任達華(對~我就是吃港片長大的小孩)等人時,「人生已足」的興奮感油然而生,但事實上行程規劃、訂機票、交通、食宿這些細節都很折騰人的,我常開玩笑跟接待助理說:「以後你去租車,車行的王太太會幫你打折了。」另外語言能力也是重要一環。

行政方面,因為北影屬於公家機關下的常設單位,公文和瑣碎行政事項總是堆積如山,從活動聯繫長官出席,到便當和環境整潔,都是由行政組處理,常常眼前站著令人垂涎三尺的帥氣男星,卻只能視若無睹將桌上那包吃完的鹽酥雞紙袋收走。票務、選片和節目安排也是影展核心,但因為這部分參與不多,想了解的朋友可以參考吳凡的電影 影展〉、放映週報相關報導,或是策展人日記

總的來說,影展工作團隊必須處理很多瑣碎事項,工時長、影展期間幾乎無一天能喘氣,忙碌之下,進戲院的時間甚至比身為一名單純觀眾更少,作為實習生得好處除了影展期間供餐外,也能視實習時數兌換電影場次。
10556894_10203010768724809_5521760396718042055_o

                                                          照片由Gelée Lai提供

游牧之人

台北電影節已經是常設單位,高峰期編制人員達二十多位,影展過後只剩十位以下,其他影展因為經費更加拮据,過了影展期,可能整個團隊就解散,彼此各奔東西。

因此影展人多是游牧之人,一聘可能就影展前後幾個月,一年常周旋在不同影展中,同事來來去去,固定班底大抵就那些人,大家培養出革命情感,談著接下來要去的影展或工作,今年最喜歡、最討厭的片子,昨天無理取鬧的觀眾。因為有著共同目標和相近的想法,縱使只有短暫相處、喜愛片型也大不相同,還是備感窩心,但也可能是實習生才有的浪漫想法吧?

再熱愛的人事物,也有充滿瑕疵的一面,伴隨影展而來的瑣碎、官僚、客服問題絕不比其他行業少,但能跟著一群充滿熱情與夢想的人相伴並前進,是多麼夢寐以求的事。

實習這檔事

苦勞網月初曾做過一系列關於傳播產業無薪實習的專題,奴性頗強的小女子我前前後後曾在三家傳媒相關工作實習,看這專題格外矛盾,台灣缺乏勞工意識也非一朝一夕,尤其在「文化」或「媒體」此類有著薪資外報酬(舉凡知名度、滿足感、人脈等)的產業,許多從業人員不認為自己是藍領階級,整體工作環境品質沒有充足保障下,實習生的權益更容易被忽略。

如同苦勞網編輯王顥中所言:「整個實習問題背後所反映的,真是整體產業勞動力培育與再生產問題的其中一個環節。」當然不能全歸罪於結構,但產業結構永遠是必須面對的課題。

若鄉愿一點拉低層次,作為產業中的個人,我覺得實習生本身的心態很重要,不論希望藉由實習知道自己是否適合這行業,或已充滿熱愛,希望藉由實習更了解、甚至進入產業,都要調整心態,簡單來說「罩子放亮一點」,雜事瑣事免不了,想要學到東西主動積極絕對必須,以我自己而言,最擔心的不是工作勞累,而是看著大家忙得天花亂墜,自己卻只能看貓狗影片排遣時間。若身為正職人員,避免對實習生呼來喚去,其實流露一點尊重,實習生就願意流血流汗犧牲奉獻,無法改變產業結構下,互相尊重也許是暫時的替代道路,另外業界就有能力的部分提供些許回饋給實習生,也是平衡作法之一。

傳播產業從門外看常閃耀著璀璨光芒,但其中不對等的辛勞想必大家都曾耳聞,工作者或有興趣的人總是充滿熱情,不論支薪與否,這些熱情都富有價值,但我也堅信這些人的熱情不應被殘酷現實磨滅後便淘汰換下一批,「戲棚下站久就是你的」與「耗盡熱情看誰撐的久」只有一線之隔,產業整體工作環境絕對是大家永遠必須對抗的頭號公敵。

另外補充:自願實習與學校強制實習我覺得無法相提並論,我認為以學分逼迫學生無薪實習,雖是學校一番美意,無形中卻成為實習剝削的幫兇,高教工會正在作相關調查,歡迎幫忙填寫問卷

註一:實習期間其實從五月便開始,但團隊因為體諒我尚未畢業,未免舟車勞頓,貼心讓我活動時支援即可。

關於作者

Punchline 實習編輯,現為台灣政治大學傳播研究所研究生。 除了睡覺外,迷戀音樂、電影、電影院,人生死穴是數學,有任何大小批評指教意見都歡迎留言。